2019-03-14T11:50:09+08:00 | 《科學人》粉絲團
試驗中的「溶瘤病毒療法」:把病毒改造成對付癌細胞的利器
經過人工改造,專門對付癌細胞的病毒,就像神奇的武器一般,可治療某些癌症,這些病毒軍團還能召喚免疫細胞共同消滅癌細胞。
2019-03-01T18:30:06+08:00 | 眼超超醫生
「生酮女皇」教人「咖啡灌腸排毒治癌」,為何你不應相信?
自稱「生酮女皇」的歐昶瑩缺乏專業資歷,卻向病人提供收費諮詢服務,更推介沒有科學證據支持的「咖啡灌腸」。
2019-02-28T12:21:06+08:00 | 精選書摘
《癌症病人怎麼吃》:有一類人,千萬別逞能喝酒
過去就已經非常明確地發現,飲酒與許多癌症脫不了關係,一方面是由於酒精對消化道黏膜的刺激;一方面是酒精的代謝產物對一些重要臟器,如肝臟等的破壞,造成慢性損傷和發炎,逐漸演變為癌。
2019-02-24T16:54:25+08:00 | 照護線上
令人措手不及的癌症:「胰臟癌」風險因子有哪些?
因為初期症狀不明顯,很少人在胰臟癌早期時主動就醫檢查(常是健康檢查時意外發現的),多數患者是到症狀嚴重就醫時,才靠著電腦斷層、核磁共振、內視鏡超音波、經皮穿肝膽道攝影等方式診斷胰臟癌。
2019-01-14T11:02:17+08:00 | 精選書摘
《我是一位「少」奶奶》:明年的今天,妳還會陪在我身邊嗎?
得知噩耗的第一晚總是最難受,縱使隔天必須一大早6點多早起衝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搶現場號,但深夜哄睡完好天真好可愛的小宓後,夫妻倆抱在一起哭了。嚴格來說,我只有哽噎,但腦公用流水席哭法度過第一個晚上,雙手遲緩摺衣服的時候邊流著淚問我:「明年的今天妳還會陪在我身邊嗎?」
2019-01-14T11:02:12+08:00 | 精選書摘
《我是一位「少」奶奶》:剃了光頭,才知道什麼是淚如雨下
我愣了一下看著混合眼淚的熱水和頭髮越淹越高,差點要滲出乾濕分離的門外,才趕緊蹲下,徒手撿拾塞在排水孔裡的頭髮,當下感受到強烈的委屈和害怕,雙手不停撈卻怎麼也撈不乾淨似的。看著被我抓起來放到一旁的落髮糾纏在一起的模樣,我在浴室開著最大的水龍頭大哭了。
2018-12-27T13:32:43+08:00 |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
說故事與聽故事的人(上):從原爆倖存者口中,我聽到「地獄」的存在
如果經歷重要歷史事件的人們有著這份訴說故事的義務,那身為聽者,作為少數有機會親耳「聽到地獄存在」的人,是否也有什麼義務呢?
2018-12-21T12:22:26+08:00 | 一個平凡醫學生的日常。
要第一次見面就給判「死刑」,還是延遲幾個月才知道?
如果自己身患頑疾,預期的壽命不過一年,我會希望直接就知道現實,用餘下的人生做所有之前未完成的心願。
2018-12-06T18:30:59+08:00 | 精選書摘
《從文科生到醫科生》︰比患癌更令人難受的一句話
教授曾經跟我們一班醫科生說過,醫學是一門科學亦是一門藝術。一個好的醫生不單會治病,更會治療病人的心靈。
2018-12-06T12:11:41+08:00 | 一個平凡醫學生的日常。
遇上誤解癌症而後悔的病人
如果病人是因爲對疾病的理解有誤所以拒絕治療,她所作的決定還算是知情之下所作的嗎?該對病人病情惡化負責任的,是病人自己還是醫生呢?
2018-12-05T12:28:28+08:00 | 周雪君
血液檢測新法,10分鐘內知身體是否有癌細胞
新檢測法尚待進行臨床測試,如果證實可用,將是檢測癌病的一大突破。
2018-11-28T19:01:52+08:00 | 李慧明
引進人工智能,就可以解決公立醫院誤診肺癌問題嗎?
要降低香港公立醫院出現癌症誤診的問題,與其採用人工智能診斷,倒不如先改善醫護人手問題和工作流程。
2018-11-09T19:39:19+08:00 | Kayue
提倡「鹼性飲食」建議病人放棄化療 另類療法「醫師」遭重判賠償逾1億美元
楊格多年來提倡沒有科學根據的「酸鹼平衡」理論,宣稱多種疾病均由身體變得「酸性」所引致,並「治療」不少病人。去年他因無牌行醫被判入獄,早前亦遭一名癌症病人索償。
2018-10-15T14:13:45+08:00 | 精選書摘
《嗅聞高手》:狗的鼻子可能聞出癌症嗎?
「或許惡性腫瘤(例如黑色素瘤)有突變的蛋白質合成物,會散發出獨特的氣味」──一種具有代表性的氣味──「雖人類無法察覺,但狗卻能輕易發現。」
2018-10-14T00:21:53+08:00 | Abby Huang
70歲學霸阿伯:只花1年就讀到生物醫學碩士
因為早年父親因癌症過世、第1任妻子也因乳癌過世,70歲的賴聰朗再重拾教育「第二春」時,才想到中國醫藥大學,學醫救人。
2018-10-09T12:25:51+08:00 | 文科生習醫的奇幻旅程
諾貝爾獎得主的發現,如何為癌症治療帶來革命性轉變?
從前我們都認為已擴散的癌症都只能紓緩治療,但隨著科技的進步、醫學的發展,癌症或許不再是末日,醫學界希望在往後的日子可以把癌症當做長期疾病般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