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9/27 | Kenzo
美國認可搖頭丸成分MDMA 或可撫平退伍軍人戰場創傷
MDMA可以幫助與記憶重新連接,當患者在服用MDMA時,他們不會感到如以往回憶那樣的痛苦,當他們克服內心的恐懼時,人們更容易與心裡治療師敞開心胸談話。
2017/05/14 | 東邪黃藥師
一位女兒因快樂丸而死的單親媽媽,為什麼會致力於推動「娛樂用藥合法化」?
台灣的藥物濫用問題,也許只有當我們重新打造出屬於這個世代的「藥物教育」,讓大多數民眾建構出對「藥物」、「濫用」這些詞彙的正確認知,並去除一切對於「毒品」這個詞近乎反射式的激憤、先入為主的想像及預設立場時,這個社會的藥物及物質濫用問題才有可能得到前所未有的改善。
2017/04/28 | 東邪黃藥師
難治精神疾病並非無解:淺談「非法藥物」的醫療潛力
只有當我們撇除一切對於「毒品」這個詞近乎反射式的激憤、先入為主的想像及預設立場時,才能更加明白不是所有「毒品」都一定會毒害人身心,也不是所有「藥物」都是有益健康的。
2016/12/14 | Kenzo
搖頭丸如何引領人走出心靈幽谷?解析「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治療新曙光—MDMA
幾乎所有使用者都說MDMA使人具有同理心、變得直率且關心他人,也有人說MDMA能減輕自我防衛、恐懼、疏離感、侵略性及執念,因而提升正面情緒。
2016/04/21 | @llen
「Molly」總能讓我跳舞:愛惹事的瑪丹娜與搖頭丸(下)
我們至少應該誠實的面對像MDMA和大麻這種「毒品」問題,也許可以效法國外的檢驗制度,在得與失之間,衡量一下怎樣才是真正的「保護」
2016/01/30 | OOC
電音派對中的精神藥物史:從何時起,電音派對只會讓人聯想到嗑藥、搖頭?
一直以來電音派對都會讓人聯想到嗑藥、搖頭、濫用毒品等事情,進而造成大眾觀感不佳。這是大家很常聽到或是體驗到,用來污名化或是批評電音派對的說法,然而這種觀念是錯的。
是毒還是藥?瑞克.都柏林與限制重重的MDMA研究
一開始他覺得那位女性分享的MDMA經驗,遠遠不及LSD來得強烈和豐富,不過就是更接近自己的感受、能和他人多講些話罷了。但當他自己親自使用後,深刻體會到MDMA能夠促成發自內心與他人誠摯對話的能力,以及帶來極大的平靜和愉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