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13 | Kayue
8.5晚沙田警署外,廿多個防暴警察與天橋上的人
8月5日晚上,沙田警署外發射催淚彈後,示威者已經離開現場,一隊防暴警察卻突然出現,與天橋上的人對峙。
2019/08/08 | 區家麟
從8.5大罷工看「兄弟爬山」的矛盾
「兄弟爬山」現在的問題是,兄弟之間的進一步口號與訴求開始有很多,現在面對着一列山脈,究竟各自努力往哪處爬?並不清晰。其二,各自爬山,意味互不相干,各走各路,但現實中,山路愈來愈窄,目標不一致,又人多擠逼;如罷工日所發生的事,各有各做之下,會互相干擾。
2019/08/07 | 李慧明
體育界聲援抗爭、參與罷工的「後果自負」
在罷工一事上,體院職員沒有公務員得到政府最直接的優厚待遇,但比公務員有更大的心理包袱。因為一旦要離開體院,等於沒可能再為香港最優秀的精英運動員服務。可以比體院工作賺更多錢更不用頻頻出差的工作也多的是,但體院員工就是有這種可愛的偏執。
2019/08/06 | 李敏剛
一個城市的起義︰從恐懼到爭取尊嚴
反送中運動及隨後的警察濫權施暴,令香港出現一場史無前例的起義,但上述問題都是近因,這是一場由恐懼到爭尊嚴的社會運動:由對修例被「送中」的恐懼,因著和政府的對抗,喚醒了自2014年,乃至自1997年以來,種種的不被聆聽和被強行代表。
2019/08/05 | 區家麟
抗爭遇上市民指罵,和理非請做嘢
現在爭議已經超越「黃藍」,我們應該要想,大家是否同意「警黑合流」?大家是否覺得檢控「雙重標準搬龍門」無問題?大家是否樂見警察權力不受制衡,變成怪獸?用暴力解決問題,代價很大而且傷口難以痊癒,要想的,是什麼做成仇恨的螺旋,問題根源如何解決?
2019/08/05 | 蕭雲
8月4日記錄︰罷工最後召集,勇武派遊擊各地,和理非動之以誠
8月5日罷工前一日,無論是「勇武派」及「和理非」均出來,或遊行抗爭,或呼籲罷工。
2019/08/05 | 區家麟
仇恨螺旋升級,現在是林鄭月娥最後的贖罪機會
林鄭政府繼續無人駕駛,以為發聲明發射催淚彈就能夠令民意逆轉,已經證實一敗塗地,正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