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04 | Kayue
目前最迫切的,就是要遏止警暴
林鄭月娥終於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然而這來得太遲之餘,亦有意忽略對民眾對警察濫權、暴力的不滿。
2019/08/02 | 精選轉載
612右眼中槍教師︰關於受傷和暴動罪
6月12日金鐘大規模示威期間,一名教師右眼中槍受傷,其後在醫院被警方以「暴動罪」拘捕。事隔個多月,這位老師回應坊間一些評論及問題。
2019/07/28 | 區家麟
當那一刻來臨,記住要沉着應戰
我介紹過很多次的小書《論暴政》,作者提醒世人,面對暴政有二十個歷史教訓,來到了今天,大家要認真想想第18個:那一刻來臨時,要沉着應戰。
為甚麼平時鬧警察「黑警」,有事又要找警察保護?
我們容許警察合法使用武力,是讓他們來保護市民,而現在警察用武力卻是來傷害市民、或縱容傷害市民的人,警黑合作,這種做法,警察根本對不起法律給他們使用武力的權利!
2019/06/27 | 法夢
追究警察暴力的三種途徑
面對警察濫用武力的指控,政府及警方均叫人去正式投訴,但現時的監警機制有極大限制,法律上還有甚麼途徑追究警員以暴力對待示威者?
2019/06/25 | 林彥邦
就算去到月球示威,又要不要擔心影響嫦娥?
100萬人的遊行,政府毫不理會繼續二讀的聲明;612集會示威者被鎮壓,換來暫緩;200萬人的遊行之後,政府寸步不讓,甚至改變策略將所有警方佈防撤走,行政會議兩次取消,示威者連「對準政權」的目標都消失。你還想他們怎樣向政府施壓而又完全不影響「其他人」?
2019/06/24 | 岑敖暉
再搞落去會「輸返凸」,所以要收手?
在這個時候,或許有人會覺得要收手了,或許有人會覺得再搞可能會「輸返凸」。不妨想一想,其實僅僅在數個月之前,我們當中很多都認為廿三條很快就會通過了,甚至覺得遊行都只會得五到十萬人。
2019/06/21 | 法夢
行政長官是否有權承諾撤銷對示威者的控罪?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民間一大訴求是撤銷對6月12日被捕示威者的檢控。根據《基本法》及《警隊條例》,特首林鄭月娥有權命令警務處處長不再調查有關案件。
2019/06/21 | 岑敖暉
「為何還不收手呢?」
一旦我們社會容許警察濫權、公然犯法,香港的司法就毫無疑問地跟內地那套黑暗司法近得不得了。因此,警暴未追究到底的話,反送中運動也還未結束。
2019/06/20 | 林彥邦
新一波群眾運動再起之際,一名前線記者的三點呼籲
在新一波群眾運動再起之際,身為前線記者希望向抗爭者作幾點呼籲,澄清一些「誤會」。這些「誤會」根源於傳媒和公眾缺乏信任,恐怕不是一時三刻化解得了,但希望無論持任何立場的人士,都可以讓記者能在不受干擾下完成工作。
2019/06/20 | Kayue
向警方投訴警察使用暴力?——現有監警機制之不足
6月12日警方發射大量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子彈驅散金鐘一帶示威現場的市民,亦有不少影片拍攝到警員無理毆打在場市民的情況。面對記者質疑,警務處處長及特首只叫人去投訴,其實未能回應警察濫權的問題。
2019/06/20 | Kayue
警員的處境只會越來越危險
6月12日的示威,令到大批市民不滿警隊的處理手法,包括不當使用催淚彈、布袋彈等武器,以及暴力對待在場市民。由於警隊不知反省,不受監察,相信只會有越來越多市民鄙視警察。
2019/06/17 | Alvin
盧偉聰:6.12有人涉嫌暴動,但非整個活動屬暴動
盧偉聰今日就6.12的示威活動作出澄清,指當日指稱暴動,是有人涉嫌觸犯暴動罪,並非就事件定性暴動。
要面子的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一定是很倔強很要面子,才不願有任何一個自己提出的草案失敗,尤其是她多次提到修例是特區政府自行推動,更把這條草案的通過與否和自己的個人榮辱掛鈎,才會如此一意孤行。
【6月12日】我沒有後悔和香港市民一起過生日
我只想說,我不是維穩傳媒鏡頭下的滋事分子,我只是個在合法時段停留在遠處的後勤,但我也成為了警務處長口中的暴徒,特首口中任性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