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29 | Alvin
美6歲童為朋友對抗霸凌被痛毆 網上成功眾籌4.6萬美元藥費
「我只想讓別人知道這(欺凌)真的不可被接受,這完全是不可理喻。」
2018/07/18 | 精選書摘
你是否受到「毀滅性自戀型父母」的持續影響?
「強烈的情緒易感性」可說是親職反轉最嚴重,也最持久的影響之一。情緒易感性(emotional susceptibility)指的是可以「捕捉」到他人感受(通常是負面的),將這些感受納入自我,並發現自己無法輕易釋放這些情緒的傾向。
2018/06/07 | 陳娉婷
為反抗者和罪犯辯護:黑社會出身、極左派導演若松孝二
若松年幼時常打鬥、無心向學,長大後加入黑社會,他是某程度的邊緣人、不良分子(delinquent),故喜歡以罪犯做主角,探討施暴者和受害者的關係,把兩者的角力隱喻成政治議題,或是揭露犯罪背後的一蘿子社會、家庭問題。
2017/09/20 | Alex Cheng
《小丑回魂》給我的人生啟示:面對恐懼,才有機會戰勝恐懼
我之所以推薦大家承受驚嚇也該去看《牠》這部電影,不是因為這部電影有多麼好看,而是希望大家看看電影結局所呈現的兩項正面意義。
2017/08/17 | 精選書摘
名作家與暢銷書之神對談:從兔子蛻變為老虎時,無論多小心還會招來詆毀
你必須先當一隻兔子,不能突然變成老虎。扮演一隻兔子,男人就會放心接近,還會提供協助。換成是老虎,只會得到「那傢伙很囂張」的評語,人家根本不會把你放在眼裡。
2017/07/27 | 精選書摘
心理諮商師:重度創傷者在「埋葬以前的你」儀式裡,擦些喜歡的香水
消除創傷並不容易。身體會把記憶放進一個永久儲存的地方,這樣的記憶會永久保持鮮明,不會隨時間的流逝而失去細節。因為身體要我們記得,什麼樣的情況會迫切的影響我們的生存。這是為什麼我們對所受的創傷情境永遠能記得那麼清楚,十幾、二十幾年後再次描述時還是可以鉅細靡遺的重述當時的感官和感覺。
2017/07/24 | 精選書摘
女人,你被侵犯跟穿什麼無關,卻在於關係裡的排序
要根治性侵和家暴,不是要把女人包得緊緊或關得死死的,不要忘了中東國家女人都包緊緊的,但那卻是性侵和家暴發生頻率最高的區域。要根治性侵和家暴,始於每當女人有情緒、要發聲時,她的情緒不容許被任何人打壓。要根治性侵和家暴,始於每個女人能夠分辨誰是狼、誰是人。要根治性侵和家暴,始於每個女人懂得如何調整自己在關係中的排序。
2017/04/08 | 李修慧
「霸凌致死」被河蟹成「跳樓身亡」 四川學生死亡案引發萬人示威
家屬認為,受害者身上也多處傷痕,決不是跳樓死亡。有消息指出,趙姓學生遭鎮長與派出所所長的兒子等五人,索要「保護費」不成,慘遭霸凌毆打致死,事發後對方打算給錢私了。
2017/03/28 | BabyHome
當孩子面對「關係霸凌」時,請別對他說這幾句話
我們必須讓霸凌的人,清楚地說出在這件事情上,自己所需要承擔的責任與付出的後果。提醒自己,所謂的後果,是當事人本身非常在意、非常在乎的事物。而這後果足以讓當事人在日後想要施以霸凌前有所顧忌,而停止霸凌。
2017/02/02 | BabyHome
孩子被欺負,應該教他忍耐、反擊、找老師?還是說「這句話」自保?
我們應教導孩子正確面對問題,並且在保護自己、不造成對方永久傷害的前提下處理問題,這樣才能建立孩子完整人格,而且不至於姑息養奸。
那些年,遊戲中的歧視︰同志連打機都不得安寧
遊戲推出的1996年,與當年的社會氣氛不謀而合,也正好提醒了我們,當年的同志曾經受到的待遇,就是如此令人窒息。
2017/01/06 | 精選書摘
所有集體暴力都不可或缺的就是旁觀者,而校園霸凌就是旁觀者行為的搖籃
公司領導人總是高喊創新,但是通常自己都沒有行動力,冀望由別人來承擔風險。他們看到了危機正在逼近,就像實驗中的參與者一樣,都寧願繼續埋頭寫完問卷,直到伸手不見五指也不願站起來承認房間裡都是煙。
2016/12/30 | 讀者投書
「我是人,我XXX!」把對方去人化,就會顯得比較正義嗎?
如果你自負是能溝通的人,也許你能多點耐心來與其他人溝通,也許你會改觀,也或許你會更堅定;也許站在對面的不是敵人,也許那些人就是你的親屬;也許我們能影響更多人,而不是拋下更多人。
2016/12/19 | 精選影片
【影片】這不是青春校園劇!警世廣告結局「超意外」
這支公益宣導影片以令人吃驚的手法,考驗觀眾,希望提醒人們多關心身邊的人事物,學著識別暴力的警訊,才有辦法預防相似的悲劇一再發生。
2016/11/20 | 黑波克
日本校園欺凌(三):不見得有暴力或惡意,但弄巧成拙的善意也可能造成傷害
由於很多「いじめ」行為的背後並不帶惡意,很多行為其實是小孩子成長中理所當然的反應。所以日本在處理這種問題時,並不是用貼標籤的方式來傷害加害者,而是用教育的方法來改善問題。
2016/11/19 | 黑波克
日本校園欺凌(二):台灣社會造了一個非常狠毒的暴力詞彙「霸凌」來攻擊人
「霸凌」這個詞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帶有人格指控。「欺凌」和「欺負」這兩個詞的「欺」字描述的都是單純的行為,不過「霸凌」這個詞的「霸」字卻容易讓人聯想到加害者的人格和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