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6/12 | 陳曉蕾
由獨來獨往到有一個團隊,大銀記者來了
我的「大銀」咭片,是一塊膠布。......這塊膠布,但願送給記者破碎的心。
2017/04/20 | 周雪君
獨立報導要準備的事:錢已經是最易解決,最難是你的能力和心理質素
林茵獨立採訪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兩年,寫成《教育不止一條路》,也是首次脫離出版社,完全由記者自己獨立出版。在外國這些例子或許並不罕見,但在金融地產掛帥的香港,卻值得煞有介事的報導,因為我們都想繼續看到更多優質的獨立報導。
2016/12/19 | 周雪君
未進醫學院前先修這一課:生命盡頭的生命
這些學生都是醫學預科生,在他們未正式踏入醫學院大門前,先要學懂臨終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從一開始他們就知道那些病人不會好起來,甚至沒有機會活著離開療養院,這課程名為Life at the End of Life。
2016/12/16 | 區家麟
陳曉蕾——由解困新聞學到介入社區工作
這時代、這時勢,很多認真的新聞工作者,難免反思,自己如何走下去,這行業如何走下去。「大銀力量」與「繼續報道」,就是陳曉蕾的答案。
2016/12/08 | 區家麟
陳曉蕾談「香港人最後一程」
老年、病苦、頑疾、臨終,問題千頭萬緒,很多人不得好死,香港一直以來,竟然無人深挖。幸好,有陳曉蕾。
2016/11/26 | 周雪君
獨立報導,還要自資出書 陳曉蕾:首先你要不介意窮
在歐美,獨立採訪到寫書的記者比比皆是,在香港卻只有一個陳曉蕾。她希望多一些同行者,但必須要是有心人,不是過一下「出書癮」,放完煙花就走人的過客。
「我是一個記者,不是作者」——專訪獨立記者陳曉蕾
「我是一個記者,不是作者。作者不用理人家看不看得懂,但記者是要傳播訊息的。專業記者和作者或學者不同的是,你有能力把事情說清楚給一般讀者明白,大眾媒體就是這意思。所以我很緊張我寫的大眾能不能理解。」
2015/10/15 | TNL香港編輯
紓緩治療知多少?香港有,而且免費
「紓緩治療」一詞從來沒有走進香港的公共討論,然而,有一天你和我也可能需要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