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1 | 讀者投書
我在蒙古教中文:蒙古文有兩套書寫系統,學漢字像嘗試陌生的料理
「學習中文就像吃一道陌生的料理,令人有點害怕,然而因老師帶領我們一起品嚐,從此讓我們有一口接一口吃下去的慾望。」一名女學生於展示成果以譬喻致詞。我想,這道料理是神祕的,是奇特的,是耐人尋味的,我們沒有人選擇狼吞虎嚥,因為它永遠值得我們細細慢嚥。
韓文的「李小姐」唸起來變「伊小姐」?原因出在頭音法則
只要來自韓國、姓李的先生小姐們,韓文念起來都是「伊」(이)。百思不得其解之際才發現,無論是伊先生還是俄羅斯,都是頭音法則的應用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