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5 | 學阿語 Shueau
迷思:到中東旅遊沒有自備淨水壺,我會渴死嗎?
其實,在中東國家飲水,困難度就跟你在台灣是一樣的,也就是完全沒有困難度!
2018/09/24 | 學阿語 Shueau
迷思:到中東旅遊沒有自備淨水壺,我會渴死嗎?
其實,在中東國家飲水,困難度就跟你在台灣是一樣的,也就是完全沒有困難度!
2018/08/08 | 精選書摘
《錫安主義》:美國人不相信內塔尼亞胡,以色列人也是
納坦尼雅胡又賭了一把,訴諸以色列選民的低層直覺。他險惡地聲稱,阿拉伯人正「成群結隊」地來投票。他一反在巴伊蘭大學演說時的誓言,重申只要他當總理,巴勒斯坦就絕對不會有國家。
2018/07/14 | 王陽翎
電影變教材:總統也勸不了二人「和解」,是誰的錯?—話說《給我一個道歉》
千萬別以為電影的主旨是「歷史包袱令人很難道歉」,這是「引子」卻非「主旨」,到底《給我一個道歉》(Insult)真正要說的是什麼?作者就此加以剖析。
2018/07/04 | 學阿語 Shueau
世界盃慘敗,殺不死阿拉伯人足球魂
對於狂熱的阿拉伯足球份子而言,水煙店的真諦是跟大家一起群情吶喊,一起為自己支持的隊伍加油,甚至在輸球或贏球的時候掉幾滴眼淚,一起感受那種同仇敵愾的激昂情緒。
2018/05/29 | 精選書摘
巴菲特:買股票的唯一心態是「永遠當公司合夥人」
巴菲特與另一位老闆——查理.蒙格——BRK的第二號人物,都把股東當成合夥人。他們希望我們永遠持有他們的股票,體驗公司的成長,而不要頻繁買進或是賣出。他們本身買股票也是依據同樣的原則。他們買進這些公司,都是想永遠成為其合夥人,或是事業的所有者,而不是炒短線而已。
2018/04/08 | 學阿語 Shueau
從《古蘭經》來看,上帝、阿拉、耶和華完全就是同一位
真的追根究柢的話,一神信仰的神並沒有「任何名字」,因為祂是無以名狀的,如果給了名字,等同於是限定了神的存在,把祂框在一個框架裡,至多就是提到「那位神」。
2018/01/28 | Lo
走吧,到另一座城市垃圾堆找食物:被遺忘的也門內戰悲歌
「我們吃的、喝的,都是被扔掉的食物。我們還會盡量收集魚、肉、馬鈴薯和麵粉,嘗試自己做點食物。」
2018/01/27 | 學阿語 Shueau
穿太少露肚皮就被逮──穆斯林國家旅遊禁忌還有甚麼?
比如說,千萬不要在喚拜聲響起的時候,以為自己幽默跟著喚拜聲喊起來。為什麼?你能想像一個外國人在行天宮用Go-Pro拍攝自己,模仿誦唸經文的師姐,是如何令人厭惡嗎?
阿拉伯有錢人觀光,讓埃及女孩未滿14歲變人妻
埃及15%的婚姻屬於童婚,儘管2008年已將婚姻年齡限制提高到18歲,童婚在社會上仍時有所聞,特別是在貧困地區。18歲以下的已婚女孩中,27%有過被家暴的經驗。
2017/12/06 | 周雪君
特朗普周三就耶路撒冷問題作公布 中東多國警告不要改變以色列政策
在多國領袖公開警告下,據報特朗普或暫緩把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的決定。
2017/11/26 | 精選書摘
阿拉伯文學情與慾:成為法庭被告的《一千零一夜》
儘管《一千零一夜》對世界文學的影響力無可限量,但最完整的埃及布拉各(Būlāq)版本中有許多性愛的描述,宗教人士認為有傷風俗,違反伊斯蘭精神,以致成為埃及法庭上的被告。
2017/11/21 | 精選書摘
貧瘠乾燥的地理,促成了求知求富的「堅忍伊斯蘭」
在文化尚未發達的時代裡,聚落居民會因為天候不佳、沙塵暴或流行病而全數滅亡。有時候會因為外來的侵略者而全數被殺害。以前居住在中東的人,把這些災難看成是造物主的制裁。對這些人來說,伊斯蘭教能帶來救贖。不過,伊斯蘭教並不是自然產生的宗教。
2017/08/09 | One-Forty
印尼女傭在阿拉伯:我每天睡四個小時,摺一座山的衣服
「回憶當時,真的非常難過阿,所以把小孩帶回父母親住的鄉下,自己再偷偷地離開,一方面孩子能有依靠,一方面也比較好欺騙自己。」
2017/08/02 | 精選書摘
我們並非阿拉伯女人,自身價值並不建於男人的肯定
禤素萊在2007年開始擔任聯合國特遣北約維和部隊隨軍翻譯,任務之外,在軍事環境裡生活而有機會比常人更直接接觸到了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裡的人。作者也隱隱地察覺到了其他阿拉伯男人之間爭奪地盤似的較勁,女性不過是貨品,用來堆砌、鋪陳他們的權力與地位。
2017/08/01 | 精選書摘
可笑可憐的女性附屬思維 人生努力與目標都基於男人
作者禤素萊在2007年開始擔任聯合國部隊隨軍翻譯,任務之外,在軍事環境裡生活而有機會比常人更直接接觸到了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裡的人。她面對的,是一個停滯不前的世界;是一塊自愚愚人之地。這個地方,難以找到對女性的「尊重」⋯⋯
2017/05/15 | 學阿語 Shueau
不一樣又怎樣?中東的禁忌革命:黎巴嫩樂團Mashrou’ Leila
Mashrou’ Leila的成員來自截然不同的出生背景,主唱和貝斯手是穆斯林,鼓手是基督徒,吉他手是伊斯蘭德魯茲教派,小提琴手則是亞美尼亞人。Mashrou’ Leila能夠聚在一起,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團員們在許多議題上都很有共識,包括同志權益、女性權益、黎巴嫩宗教議題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