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6 | 灰記客
《甘浩望巡禮之年》︰與基層、邊緣社群為伍的神父
江瓊珠被問到為何要拍甘仔,她十分肯定地說,甘仔由上世紀70年代初由意大利米蘭來香港,參與過很多社會事件,拍攝甘仔就猶如重溫香港的社運歷史,或是探視過去幾十年的某種社會面向。
政黨「假難民」問卷調查,魔鬼在細節
早前有政黨以「『假難民』濫用免遣返聲請」為主題公佈一項民意調查結果,但設計問題的研究人員,亦似乎對本港酷刑聲請的情況認識不足。
2016/11/29 | 陳娉婷
99%被否決的絕望:審批機制不公、當值律師不力
審批免遣返聲請的統一審核機制核實率低至0.7%,難道當中99%的聲請人一概都是「假難民」?核實率低得驚人,很可能是審批制度出了問題,或當值律師未能提供足夠的援助,導致上千名審批被否決的難民正尋求上訴或司法覆核。
點止關難民事?《禁止酷刑公約》如何保障人權(二)︰「無牙老虎」監警會
監警會只覆檢投訴警察課就「須匯報投訴」的調查報告,但調查權、定案權和懲處權,仍然落在警務處轄下的「投訴警察課」及警務處處長。如市民認為警方執法不當,仍然要先向投訴警察課提出投訴。
點止關難民事?《禁止酷刑公約》如何保障人權(一)︰警權無限大?
《禁止酷刑公約》其實從多方面保障香港人的人權,包括執法機關權力有否得到制衡、執法人員使用武力是否恰當、不同政府部門對小眾的處理會否導致不人道對待、甚至有否充分防止家庭暴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