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15 | 李慧明
Nike史無前例為大腦麻痺跑手簽訂職業合約
Nike 宣佈為代表俄勒崗大學的越野跑手Justin Gallegos簽訂3年職業合約,這是全球第一宗運動品牌為大腦麻痺殘疾運動員簽約的先例。
2018/09/26 | 李慧明
應否繼續戴護膝?
護膝應否長戴?應戴而沒有戴的話,會否不自覺地傷害關節及其軟組織?長戴的話,肌肉會否造成依賴?
2018/09/04 | 李慧明
成績達標仍不獲派出賽的運動員
治療室裏發生的事情,因為病人私隱不便公開,卻變成了讀者和觀眾心目中的黑箱作業。
2018/07/16 | 李慧明
英格蘭罰球王的痛
精英運動,從來都不是用來強身健體,反而是上了癮的自虐。
2018/05/29 | 李慧明
當球員被踢中要害,軍醫如何治理?
男性球員在比賽期間被踢到要害,軍醫需要如何處理?球員又會面對甚麼傷患風險?
2018/04/30 | 李慧明
堅持傷勢保密的跨欄界一姐
運動員達標後的新傷患,總存在著不同持份者的敵我矛盾︰賽會總是想愈早知道嚴重程度,達了標的運動員想拖到最後一刻能入住選手村的機會。
2018/04/13 | 李慧明
跨過性別 跨不過重量
英聯邦運動會女子90公斤以上級舉重項目,來自紐西蘭的Laurel Hubbard受傷退出,但原來她參賽時已引起爭議。
2018/03/12 | 李慧明
談「誤診」和「被誤診」
診症室裏,病人真的要自己的傷患得以痊癒,也首先要對自己誠實,否則醫者只可沿著患者的設定走進思考的誤區,「被誤診」也是意料之內。
2018/02/26 | 李慧明
若肩膊痛與筋腱撕裂無關,可以怎樣醫治?
在筋腱撕裂休息自行修復期間,身體會有自然補償機制,去彌補撕裂的筋腱的功能,但副作用是完好的另外三條會因為超負荷而產生痛楚症狀。
2018/02/20 | 李慧明
膊頭痛未必跟膊頭有關?
輝哥和火哥都因為膊頭痛求醫,兩人受傷原因一樣,而醫生已立刻修補好他們的筋腱。輝哥的痛楚沒有停止,火哥像換了個新肩膊,手術後兩年後再去照磁力共振,結果卻令人詫異。
2018/01/31 | 李慧明
體壇「名叔」的季前體檢
治療房裏,醫師治理他的舊患,他才可以逃離鎂光燈,為多年來的痛苦榨乾自己的表情,還要咬著毛巾確保隔鄰教練辦公室聽不見他的呻吟聲。
2018/01/30 | 蔡國淦醫生
球會的體能測試,究竟有甚麼內容?
到底球會體測是什麼的一回事?內裡包含了什麼?為什麼有些球員過不了一間球會的體測,但另一間球會又可以通過的呢?
2018/01/12 | 李慧明
運動員幸運勝出背後的血汗
贏有時要靠幸運,但不代表運動員毋需每星期要花四、五十小時在訓練和治療上。沒有這些血汗,運動員連起跑線都踏不上。
2017/09/14 | 李慧明
運動員「策略性詐病」,醫師看得出來嗎?
詹詠然退出世大運事件帶出兩個問題︰運動員「策略性詐病」的情況普遍嗎?醫師可以看出來嗎?
2017/09/04 | 李慧明
運動場上「軍醫」的短暫身影
也許有不少醫護人員想投身運動賽事支援,大都因為鏡頭下「軍醫」處理運動員傷患的「英雄時刻」而入行的。撫心自問,我想不想再有運動員受傷治療被拍,是極度矛盾的心情。
2017/08/01 | 李慧明
前奧運跳高選手的130步
雖然醫生曾提醒他別幻想可以重新走路,但這名前奧運跳高選手還是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