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0 | Lo
【圖輯】骯髒、誤點──國營鐵路是津巴布韋悲慘經濟20年的縮影
曾經作為大多數津巴布韋人的交通首選,津巴布韋國營鐵路的服務效率,反映過去20年來該國在前總統穆加貝領導下的悲慘經濟命運。
最後一頭雄性北方白犀牛死亡,該用人工授精來延續物種嗎?
複雜且具侵入性的人工受精過程引起了大規模辨論。這種科技所費不貲(專家預估總花費會高達900萬美金),有人質疑這麼大一筆財務資源去拯救已處於滅絕邊緣物種是否實用。
2018/08/02 | 羊正鈺
津巴布韋大選票未點完 「穆加比繼任者」先開火釀至少3死
這是辛巴威的前領導人穆加比掌權37年遭罷黜後的首次選舉,他的繼任者75歲的姆南加瓦曾承諾自由和公平的選舉,原本可終結辛巴威的國際孤立、吸引重振破碎經濟的外來投資。
2017/11/17 | 陳子瑜
引發津巴布韋政變的「最喪第一夫人」
在穆加貝「國家就是我家」的治理之下,耳濡目染的格雷斯,對於政治的野心跟豪奢的生活是一體兩面的。最狂的是,在政變爆發前,她曾在一次公開場合上,當著丈夫的面,向群眾說「我跟我老公說,應該讓我當接班人。」
2016/08/10 | 羅元祺
位居樞紐、小國寡民的加蓬,能否成為中非的「布魯塞爾」?
藉由重返石油輸出國組織的機會,加強與中非區域市場的互動,強化「小國寡民」的外交靈活策略,加彭不但有機會成為中非經濟發展的領頭羊,甚至能夠搖身一變,成為中非的「布魯塞爾」。
OPEC 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More... 石油輸出國組織 原油 Shale Oil 美國 頁岩油 油價 奈及利亞 Mohammed Barkindo Gabon 加彭 Nigeria 非洲 法國 中國 Libreville 自由市 讓蒂爾港 Port-Gentil 鈾礦 鐵礦 錳礦 交通建設 弗朗斯維爾 Franceville 莫安達 Moanda 鐵路 公路 African Union 非洲聯盟 African Economic Community 非洲經濟共同體 Pan-Africanism 泛非主義 African Common Market 非洲共同市場 自由貿易區 Economic Community of Central 中非國家經濟共同體 中非經濟與貨幣共同體 Economic and Monetary Communit 中非國家銀行 Bank of Central African States XAF 中非法郎 Central African CFA franc 中非共和國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Chad 查德 Cameroon 喀麥隆 Republic of the Congo 剛果共和國 https://zh.wikipedia.org/wiki/ 加彭民主黨 Gabonese Democratic Party PDG Omar Bongo Ondimba 邦戈 Ali Bongo Ondimba 翁丁巴 讓平 Jean Ping Gabonese Progress Party 加彭進步黨 PGP Opposition Front for Political 反對黨改革陣線 區域經濟統合 失業率 愛滋病 瘧疾 狂犬病 撒哈拉沙漠 人類發展指數 Human Development Index Botswana 波札那 south africa 南非 Jacob Zuma 祖瑪 ANC 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非洲民族議會 DA Democratic Alliance 民主聯盟 種族隔離 Cape Town 開普敦 Johannesburg 約翰尼斯堡 Pretoria 普利托里亞 伊莉莎白港 Port Elizabeth Nkandla 恩坎德拉 IFP 因卡塔自由黨 國會大選 地方選舉 總統大選 Mmusi Maimane 麥馬尼 Kenya 肯亞 Nairobi 奈洛比 東非聯邦 East African Federation Mwai Kibaki 齊貝吉 Zimbabwe 辛巴威 Robert Mugabe 穆加比 崔凡吉萊 Brussels 布魯塞爾
2015/08/16 | TNL 編輯
非洲總統「萬萬歲」:全世界前20名「長壽」元首,他們就囊括一半...
「阿拉伯之春」引起一場場的腥風血雨,去年當了27年的布吉納法索總統在人民抗議中下台,近日蒲隆地總統違憲尋第三任引發政變,不禁讓人納悶:這樣的「萬歲總統」還有多少?
2015/08/02 | 觀念座標
非洲雄獅為何被美國牙醫獵殺?真正的醜聞是:因為他生而自由所以太廉價了
獅子西塞爾生而自由。這就是他為什麼這麼廉價、這麼悽慘地死亡的原因。如果你真的關心野生動物,請讓他們民營化!
2015/03/08 | 運動公社
職業運動中的種族不平等:從板球世界盃看南非種族隔離政策遺害
南非第一次多種族大選在1994年舉行。然而,縱使非洲人國民大會長年執政,距離真正扭轉種族不公仍有極大距離。以板球為例,南非的白人只佔人口不到15%,但本次參加板球世界盃的15名球員當中,只有5人算是有色人種。而在該隊第一場賽事對辛巴威時,場上的11名球員沒有任何人是黑人。種族隔離政策結束已有近20年,球員也換了至少2至3代,但南非板球隊仍然幾乎是白人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