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美越聯手清理30公頃土地,除去越戰遺於峴港機場的大量橙劑
1962年至1971年間,美國軍方在越南南部大片地區噴灑大約1100萬加侖的落葉劑,企圖逼出躲藏其中的越共游擊隊。而7日,越南和美國表示,他們完成了清理在越戰期間遺留在峴港機場的大量橙劑。
前越共總書記杜梅病逝:27歲從排水管越獄,到越南經濟革命鐵腕
前越南共產黨總書記杜梅(Đỗ Mười)1日晚間逝世。他19歲加入胡志明的共產黨革命活動,致力於驅逐在越南的法國殖民統治者;1980年代,他成為越南經濟革命鐵腕,並在1991年起擔任總書記。
2018/08/26 | 周雪君
美國資深參議員麥凱恩腦癌逝世,終年81歲
麥凱恩一生致力為美國服務,被視為少數能拋開個人、黨派利益,以國家為先的政治家。
2018/05/30 | 陳娉婷
學運後的叛逆浪潮(上):60年代日本,性愛和暴力大爆發
60年代,香港發生六七暴動,日本趨生兩次安保鬥爭,激進學運和極左思潮襲來,情色暴力電影成了潮流。有「情色大師」之稱的若松孝二執導大量粉紅電影,以泛濫的不倫戀、畸戀、扭曲性慾,表達那個時代的暴烈與虛無。
2018/05/24 | 精選書摘
分裂的越南:從古至今,「統一的越南」只存在八十五年
雖說胡志明領導的越南民主共和國與保大領導的越南合眾國都宣稱享有對越南全境的主權,在一九四五至一九五四年整個印度支那戰爭期間,兩國都未能全面控制越南土地。
2018/05/06 | 周雪君
麥凱恩不想特朗普出席自己的葬禮 寄語拜登不要放棄政壇
麥凱恩在接受腦癌治療和手術後回到家園休養,這陣子陸續有親友到來探望,沒有人說道別,大家只是要向麥凱恩再一次表達敬意和情誼。
2018/04/01 | TIME
半個世紀過後,《時代》雜誌特派員憶美萊村屠殺案
1968年3月16日,一隊美國軍人殺害了數百名美萊村 (My Lai) 村民,後來僅有人被定罪。
2018/03/18 | 吳象元
東南亞歷史上的3月16日:越南美萊村屠殺50週年
「我生命中沒有任何一天不為那天發生在美萊村的事情而悔恨自責,我愧對那些被殺的人、愧對他們的家人,也愧對捲入本案的美軍士兵和他們的家人。我真的很抱歉。」下令開火的美國陸軍中尉William Calley說。
2018/02/08 | 王陽翎
搞錯了:《戰雲密報》才沒那麼「正能量」
作者認為沒必要把電影《戰雲密報》的內容說得過於光明和「正能量」,像「第四權」齊心協力戰勝美國政府戰爭黑幕。反而,內容不少部分,流露男女主角的做事方式,絕不是簡單抵抗政府黑幕,如同手執神仗發光發熱的價值聖徒。正是現實世界不是小說,現世中的英豪或智者,往往就是抓取平衡點的高手,絕不迂腐、濫情、僵化。
2018/02/05 | 林兆彬
《戰雲密報》:新聞自由不是從天而降
電影向傳媒行業致敬,讓觀眾反思新聞自由的重要性。在今時今日Donald Trump管治下的美國上映,就顯得更有意義。
2018/02/01 | 精選轉載
越戰「春節攻勢」五十周年:這是場打不贏的戰爭
1968年1月30日起的春節攻勢(Tet Offensive)雖失敗告終,但在街頭巷戰的畫面卻完全激化了美國民眾反戰的情緒,迫使美軍於1968年6月開始逐步退出越南戰場,也奠定了不得民心的南越政府在1975年的敗亡。
2018/01/31 | 精選書摘
《同情者》小說解讀:以「越南人的越戰」為美國文壇填白
這不僅是越戰的故事,也是任何一場戰爭的本質:「一場為獨立自由而戰的革命,為何又造出價值為零以下的東西?」
2018/01/31 | 精選書摘
《同情者》小說選摘:我是間諜,是臥底,是特務,是雙面人
無人會問窮人想不想打仗,也從來無人問這些窮人想渴死後暴屍近海,還是讓自己國家的軍人打劫強暴。
2017/12/10 | 無左路
麵包超人與曾經參與越戰的牧師
本文介紹兩位因為戰爭而體會到和平意義的人物,一位是漫畫麵包超人的作者柳瀨嵩,另一位則是韓國牧師鄭明析。
2017/11/06 | 法操FOLLAW
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大法官:只有自由的新聞,才能揭露政府之弊
美國大法官休戈・布萊克(Hugo Black)在一意見書寫下了一句名言,顯示只有在新聞自由受到充分保障下,才能發揮它身為「第四權」監督政府的功能,而無論在我國和美國,新聞自由皆是受到憲法層級的保護,顯示它的重要性。
2017/10/18 | TIME
為何越戰創造了這些指標性音樂?
在戰爭結束的數十年後,兩人發現音樂的認知功能對許多老兵來說仍然十分重要。當被問及代表戰爭的歌曲時,像〈Leaving on a Jet Plane〉總是能夠讓這些內心封閉的戰士們熱淚盈眶,偉納說:「音樂是最真實的記憶。」
2017/10/06 | TIME
美國旗外,唯一能在白宮飄揚的旗幟:POW/MIA旗的背後故事
歷史專家與旗幟專家認為,這面旗幟和一般的有所區別,它是唯一一面非國旗,但世界各地所有的聯邦政府都必須立起。這面旗幟不只是象徵在越戰中失蹤的士兵,而是代表著所有在國外為國家服務的美軍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