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2 | 岑敖暉
徹底改革制度,立即民主化,是這個運動的惟一答案
這個反送中運動其實逼出極多政權不見得光的部件都四出張牙舞爪,也令極多香港人極其憤怒,到了一個怎溫和的人都無辦法盲目容忍的地步了。
2019/07/22 | 林勉一
如果警隊跟元朗白衫人沒有默契,那就是失職
香港有黑道,大家都知道,這種地下勢力不會有完全消失的一日,警隊一直的做法,就是確保他們不會騷擾到市民生活。現在黑道可以在鬧市車站有組織地大規模毆打市民,而警察失蹤,這已經是整個元朗區的警察嚴重玩忽職守,至少有人應該被處分。
2019/07/20 | Kayue
再多裝備也無法保障警察安全
近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引起多次遊行集會,期間警察的處理手法因違規受暴力而飽受批評。然而過去兩星期,警隊似乎改用圍堵戰利,一邊驅趕示威者,另一邊又不容許他們離開,製造衝突。長此下去,雙方的暴力只會持續升級。
2019/07/17 | 鍾樂偉
韓國獨裁政權時期的「有牌爛仔」——白骨團
2008年韓國發生反李明博總統的燭光集會,後來在保守派控制下的韓國警方,再次招募了千多名便服機動志願者,專門負責鎮壓示威活動,類似「白骨團」的部隊才再次出現。
2019/07/15 | 法夢
示威者戴頭盔、堵路、回應警方暴力而使用武力,都不是暴徒
即使集會中不止出現「零星」暴力,而示威者本身亦確實曾參與使用武力,也不代表政府的行為可不受集會自由權的原則規限。當示威者參與集會的初衷是為了表達政治訴求,集會開始時對公共治安根本並無構成嚴重威脅,只是警察急於使用武力清場在先,才引發大規模暴力衝突;政府在此情況下不能以後來發生的暴力,正當化其本來違反集會自由的清場行動。
2019/07/15 | 岑敖暉
政府利用警察滋長仇恨 必須改革制度追究暴行
單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極難構成「公義」的結果,極大可能是各打五十大板了事。追究那些犯下反人類罪行的暴徒,不是一個半個,而是大規模且持續地施暴的暴徒,必須進行制度上的改革。普選立法會、普選行政長官,去到今天的香港,已經是很基本的訴求了。
2019/07/15 | 林兆榮
714沙田記錄︰警察肆意進商場、包圍合法集會
經過6月12日的中信事件,還有今晚的新城市廣場事件、百步梯四面楚歌,所謂的「不反對通知書」,所謂日常生活的自由,已經蕩然無存,「不反對通知書」已是歷史文件。反正有沒有「不反對通知書」,結果沒有分別,在任何公眾地方都在非法集結。
2019/07/15 | 白水
【漫畫】目無法紀
近日警察在反送中示威執勤時,部份警員佩戴的頭盔貼上反光貼紙,遮擋了眼睛以及大半部份臉容,令人更難識別其身份。
2019/07/12 | Kayue
香港警察已經失控 爭取成立「監警公署」刻不容緩
近一個月來,屢次有警察被拍下使用過分武力、情緒失控、誣告市民及拒絕出示委任證等違規行為。現有監警機制無法阻止警員濫權,民間正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長遠而言,必須有獨立於警隊、擁有實際權力的機構監察警方,阻止警察濫權「風土病」。
警察宣誓「不徇私」,現在辦案卻「親藍打黃」?
當日誓言鏘鏘,「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難道如今警察辦案、處理衝突時,有權親藍打黃,「對黃屍懷惡意」、「敵視黃屍」?更令人不安的是,藍絲群眾施加的暴力有明顯惡化的趨勢。到底,是誰壯了他們的膽?
2019/07/10 | 林彥邦
「壽終正寢」背後,是必須死攬警方的思維
林鄭月娥拒絕「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當然代表了政府以至北京,堅拒正面接納示威者條件的心理狀態,但對他們而言,更重要而不希望成為焦點的議程,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點解好警察都要俾人鬧?呢個問題唔應該問市民
不少香港警員在行使權力時,連基本的「程序公義」的理念都沒有,悉數違反以上四點之餘,又得到上司默許及包庇,可以逍遙法外!這才是整個警隊都不再被市民尊重及信任的主要原因。
2019/07/08 | Y.t.Chan
林鄭月娥政府靠警察支持「吊命」
特首林鄭月娥可謂去到眾叛親離的地步,就像那些快倒台的獨裁者一樣,靠軍方支持來吊命。作為香港特首,無法隨便出動解放軍,唯有倚重警隊來對付be water的示威群眾。
2019/07/04 | 精選轉載
我們還有資格講「法治」嗎?
佔領立法會的示威者行動或許有很多可議之處,但有一點我們必須承認:即使缺乏裝備和訓練,仍然挺身而出抵抗暴政的,不是暴徒;他們正是彰顯法治真義的人,我們應該稱他們為義士。
2019/07/02 | 岑敖暉
林鄭月娥口中的「極暴力」和一直以來的制度暴力
今天走上街頭的群眾,不論是和平遊行或是激烈抗爭,均有著共同目標——不是都對這個制度暴力,尤其是這數月以來瘋狂欺壓我們的制度暴力,有著極深的不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