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1/05 | 精選書摘
語言為何會改變?Doctor Who一定常碰到類似問題
新用法會出現,是因為社會上大多數人都決定要採納。拿英語來說,起碼好幾百萬人在使用。寫信去BBC抱怨或許能讓你好過一點,但變化並不會逆轉。
2017/11/04 | 精選書摘
「白雪公主跟七位高度受到挑戰的人」——政治正確應該到什麼程度?
政治正確是個很好的起點,但很可惜,我們不免矯枉過正,就算沒事,也以為自己冒犯到別人。還有人刻意避開許多用詞,但事實上這些詞並沒有侮辱的意思。
2017/11/01 | 精選書摘
人接近死亡時使用的隱喻,往往和一生中最為核心的主題密不可分
我們臨終時進入了如夢似幻的狀態,有一部分的自己生活在那裡,另一部分則是住在這個清醒的世界。夢中的語言就如同臨終語言,是屬於自己的獨特語言。
漢字嚴格來說不是「表意文字」,而是「語素文字」
遊蕩於網路世界,有時會見到一種意見強調漢字的不可取代性。這次我們就以大家普遍聽過的說法-「漢字是表意文字」,來一窺漢字的特色。
2017/08/26 | 精選書摘
為何我花了二十年精力投入語言學研究後,突然決定教一隻狗說話?
我的計畫是運用一系列練習和實驗,以任何可能的方法讓牠增加生理和心理上的能力,以瞭解人類的語言。簡單地說,我想讓蘿麗開口說話。
兩個語言產下新的結晶,迸出獨一無二的皮欽語與克里奧語
當語言遇到另一個語言,是不是勢必只有一方愈趨繁盛、另一方卻走向消亡的大吃小戲碼呢?倒不一定。有時候兩個語言會產下新的結晶,碰撞出全新的風貌,即是我們今天的主題-克里奧語。
量詞的奧秘:為什麼不能說三「匹」貓?
無論在漢語或其他漢語族語言,量詞儼已成為不可或缺的語法要素(例如:給我一「杯」水、三「顆」蘋果)。這些看來理所當然的量詞,究竟又是怎麼出現的呢?
語言死了,還救得回來?以愛爾蘭語及希伯來語為例
許多國家是多語言社會,各種語言的使用者居住在一起;或者,一個人在不同時候可能使用不同語言,在社會發展的過程中,不免有些語言勢力單薄,最後死去。我們不禁想,要是語言死了,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救回來嗎?
英語的不規則動詞真的沒有規則嗎?
在學習英語的時候,區分規則動詞及不規則動詞似乎是重要的功課,但一路追回古代,莫非這些不規則動詞真的是隨意創造、毫無規則可循嗎?在語言學上我們稱它們為「強變化動詞」,實際上遵循著一套規則變化。
2017/07/09 | 精選書摘
《誰殺了羅蘭巴特?》小說選摘:占士邦的「〇〇七」代碼有甚麼含義?
占士邦是公家機關的冒險者。他進可攻退可守。他目無法紀、違章亂法甚至作奸犯科,但總是被赦免放行。沒有人會責怪他,正是所謂的『殺人執照』,他的編號所代表的就是殺人通行證,也就是那三個神奇的數字:○○七。
2017/07/08 | 精選書摘
《誰殺了羅蘭巴特?》導讀:如果你能獨家擁有語言神祕的第七種功能
一九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身兼文學理論家、哲學家、語言學家、評論家、符號學家等多元角色的法國知名學者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在與當時為總統候選人的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and)餐敘後,離開的路上被一輛卡車撞倒,之後昏迷,一九八○年三月二十六日,被宣布病逝於醫院。
2017/07/06 | 學阿語 Shueau
阿拉伯「雙層語言」:只會標準阿拉伯語不懂方言,包你寸步難行
學習標準阿拉伯語之餘,不要只是一味的偏食,以為標準語就可以打天下,或是認為方言只是南蠻鴃舌,這樣很糟糕。勿忘也要學習標準阿拉伯語的分身-方言。這才是用語言理解一個文化的最基辦法。
韓文的「李小姐」唸起來變「伊小姐」?原因出在頭音法則
只要來自韓國、姓李的先生小姐們,韓文念起來都是「伊」(이)。百思不得其解之際才發現,無論是伊先生還是俄羅斯,都是頭音法則的應用而來。
2017/01/26 | 精選書摘
為什麼要有信仰?為什麼真正的人生是一種宗教的人生?
做一個人最可貴的地方,不在你的命好還是命壞,而在於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自己還有什麼樣的主動的力量可以表現出來。所以你需要知道理解比存在更重要,因為如果你不能理解的話,你的存在意義就不能彰顯,這一點在信仰裡面更是清楚。
為什麼現代英語稱中文為「Mandarin」(滿大人)?
現代英語稱中文為Mandarin,其實就是「滿大人」,當時的滿族官員威風凜凜,前來大清王朝的外國人聽到這詞,就把它直譯為英語Man-da-rin。這是真的嗎?
到底是思維先於語言,抑或語言會影響思維?
當我們思考時,我們依賴語言;當我們談話時,我們傳遞思維。到底是思維先於語言,抑或語言會影響思維?
為什麼「費奧多爾・米哈伊洛維奇・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名字會這麼長?
語言和語言的接觸是非常複雜的過程,加上語言是一定會變化的(所以,千萬不要相信什麼台語/客家話/粵語就是古漢語之類的都市傳說)。還好因為語言的變化會呈現出系統性的遷移,因此我們還是可以一定程度的科學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