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8 | 李修慧
智利擬用詩人「聶魯達」命名國際機場 #MeToo支持者斥「崇拜強暴犯」
聶魯達曾在回憶錄中自述,他曾在外派斯里蘭卡時,強暴一名女僕。這件事也促使人們重新評估聶魯達的文學價值,一名女性主義者表示,「是時候停止崇拜聶魯達了,他的藝術成就,並不能赦免他強暴的罪。」
2018/11/13 | 精選書摘
唐捐:天狼仍在光年外嗥叫——余光中的「文學生命」
作為課本裏一尊不敗的銅像,自然只呈現出合宜、滑順、圓熟的一面,而不及從前的叛逆、潑辣、頹廢、愛慾與虛無。這固然是把余光中介紹給年輕學子,但也是限縮了他的形象(同時也播撒了日後批判的種籽)。
2018/07/30 | Esor Huang
唐宋文學編年地圖:幫古人設個GPS,看盡詩人一生足跡
當詩人的作品,與詩人的真實生命可以相結合時,確實帶給作品另一種更生動又貼合人性的解釋方向。在「唐宋文學編年地圖」中,我們就能看到這樣的詩人文學足跡,很值得老師、學生與一般欣賞者參考。
2018/07/06 | 精選書摘
從文學才子變過街老鼠──王爾德反骨的英國性格
從王爾德的詩,可以看到他如何從愛爾蘭民族主義者之子,躋身牛津與倫敦菁英社群,以迄成為階下囚,最後抑鬱且異域而終的心路歷程。
2018/03/19 | Abby Huang
18歲開始寫詩,創作到最後一刻——台灣詩人洛夫病逝
有「詩魔」之稱的洛夫,在每本詩集都開拓詩創作的新疆界,一直讓讀者有所期待,而創作不輟的他,最近的一本詩集才在這個月舉辦新書發表會。
一位告密詩人「謀詩害命」的故事
以下要說一位告密的詩人。不,不是你想的那位,我說的是初唐時期的詩人宋之問。
2017/12/14 | 謝東霖
【插畫】余光中走了,勿忘當年他的「狼來了」
文學名人辭世,想必後世又要一陣追捧。但歷史是多面性的存在,藉由此文記錄余光中的另一面。
2017/11/05 | 精選書摘
廖偉棠:向絕處斟酌自己——《化城再來人》觀後感
周夢蝶懷人長思之,乃有詩;陳傳興於周公長思之,乃有《化城再來人》;我等日後亦應對今日長思之,人便再來,何遠之有?
2017/10/26 | 王偉雄
我是一個哲學家
「哲學家」三字,我只當作英文"philosopher"的翻譯,一個philosopher不一定是像柏拉圖和康德那樣卓然成家的哲學家。
2017/09/15 | Abby Huang
【專訪】一個香港同志詩人的自白:煩悶、無結果,但我沉溺其中
「香港很弔詭的,你在家,家發生事情,你不去參與,但跑去其他的地方。」對於香港的同志運動,詩人黃裕邦這樣形容。
2017/08/26 | 精選書摘
在自我意識中,我就是一個流浪者——佩索亞《自決之書》,以異名書寫孤獨
和卡夫卡一樣,佩索亞也與肉體進行鬥爭,但歸根到底,他的鬥爭對象是心靈。由於他的心靈是他在對抗自身過程中的主要工具,所以他始終維持心靈的敏捷,以便讓心靈可以一直告訴他,生活在「真實的世界裡」,他是多麼無能。
2017/04/03 | 精選書摘
【唐朝女人折騰史】魚玄機——我做夢,因為我能承擔得起我的生活
她是一隻彩蝶——是一隻在世間諸多不公、不幸的擠壓下羽化而成的彩蝶,她以她的才情,以這世間給予她的諸多不公、不幸為雙翼,飛向了一個更為廣闊的世界,一個能讓她的心靈得以安頓的世界。
2016/11/15 | 精選書摘
馬世芳:我所知道的Leonard Cohen
李歐納・柯恩從來就不是快樂的。從他的作品你可以清楚看到,他自憐、憤世、犬儒、沉溺,但從來都不快樂。就像他的一身黑,和嘴邊那兩道深深的、刀刻一樣的法令紋。
2016/11/15 | 精選書摘
Leonard Cohen:美麗的失敗者佇立在那兒,我仍然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慾望與受苦,構成生命的本質,也是生命的全程。柯恩說,慾望之河只有一個堤岸,一旦你縱身跳入河中,你就無法游到彼岸。受苦是必然的,但受苦可以認清自己,受苦能讓人咬緊牙根,勇敢走下去……
2016/11/13 | 精選書摘
Leonard Cohen名曲〈Suzanne〉背後的繆斯女神,與《美麗失敗者》
詩人李歐納將來自凡間的蘇珊美化成了無瑕的天使,作曲家李歐納之後又為她譜上了神一般的旋律,那有著難以置信的私密感、難以言喻的曠遠感的旋律。
2016/11/11 | 精選書摘
這冰山美人居然讓Leonard Cohen這個情聖,懷疑起自己泡妞的能力
在某次被妮可冷落之後,他點燃從巫術店買的綠色蠟燭,施展起了「黑魔法」,冀望巫術能幫他得到妮可的愛。「結果做的全是無用功,我從她那得到的除了友誼還是友誼。」
2016/11/02 | 精選書摘
《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譯序:美麗與哀愁的青春情愛之旅
雖然女人帶給他許多美麗的愛的回憶,但是在更多時候卻是他哀愁的源頭。「女人是什麼?」、「愛情為何物?」是年輕詩人在這本詩集裡不斷追索的主題。
2016/11/01 | 精選書摘
聶魯達《疑問集》譯序:大哉小天問,詩人臨終前對生命的巡禮
在這本詩集裡,聶魯達不是政治詩人、自然詩人或愛情詩人,而是單純地回歸到「人」的角色,擁抱生命的矛盾本質,繼而以「藝術家」的靈視,巧妙地避開了矯揉淺顯或意識型態的陷阱,織就此一質地獨特的文字網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