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4 | TIME
流離海外的羅興亞人,才是吸引國際正義的主力
若能讓國內的羅興亞流離聚落在過程中有所參與,國際社會必能從中獲益。初期而言,非政府組織能用羅興亞人進行方案規劃及計畫實踐,而政策制定者更應該讓他們在會議桌上有一席之地。
2019/02/20 | 精選轉載
白天是圖書館館長,晚上是賣魚小販:緬甸最小圖書館幕後英雄
如今,他管理著緬甸國內7間小圖書館,但依舊每天早上準時到圖書館工作,整理來自各地的捐贈書籍,或親自將書送到需要的人手上;晚上七點開始,再到市集街上賣烤魚,每月收入大約有30~40萬緬元,而其中有25萬緬元則是拿來繳交圖書館的房租。
昂山素姬將提案修憲,成執政黨3年來對軍方權力最大挑戰
緬甸「全國民主聯盟」提議採取修改憲法的步驟,因而與軍系國會議員發生衝突。緬甸憲法明定軍方有權參政,而國會投票通過組織修憲委員會提案的第一階段時,身著綠色制服的軍系議員站立靜默抗議。
中國欲重啟停擺7年的密松大壩,緬政黨強烈反彈:中國大使蠻橫
中國駐緬大使洪亮親自拜訪克欽邦,欲重啟在緬甸北部已擱置超過7年的密松水電站大壩計畫(Myitsone Dam)。然而這些會面並未得到正面支持,反而在當地引發巨大爭議。
2019/01/09 | 精選書摘
寫給所有人的宗教入門書:佛教認為12歲的我與8歲的我,是同一個人嗎?
佛教徒認為,每一刻都會產生一個新的世界。它們是源自於過去的世界。就連「我」,也會不斷地重新產生。去年的「我」只是透過一連串的行為和記憶與現在的「我」相連。
緬甸路透社記者遭捕一週年,各國媒體上街以「招牌手勢」聲援
緬甸路透社記者瓦隆和喬索歐2017年12月遭逮捕,今年9月遭判刑。世界各地媒體紛紛公布照片,以「比讚」手勢紀念這兩位記者被捕一週年。這個手勢是兩位記者出庭時做出的手勢,象徵「不服從」。
被指漠視羅興亞人苦難,昂山素姬失南韓「光州人權獎」
翁山蘇姬在羅興亞人危機爆發後被撤銷不少獎章。然而,前諾貝爾表示委員表示,委員會從來沒取消過獎項,在翁山蘇姬一事上也不會這麼做。「我們把獎頒給誰的決定並不是宣布獲獎人是聖人」。
2018/11/20 | 港台電視31
曾經富甲一方,緬甸為何成為全球最窮困國家之一?
緬甸權貴將領卻依舊掌控經濟和資源,貿易進賬落於黎民百姓手中,少之有少。
緬甸燒毀走私象牙虎骨 黑市價達130萬美元、重超1.4公噸
緬甸森林部部長U Nyi Nyi Kyaw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包括緬甸大象、老虎、熊和穿山甲在內的珍貴野生動物,都是我國的自然遺產。」
緬甸作家臉書批昂山素姬被判囚7年,法院稱「煽動人對她有錯誤印象」
一名緬甸作家雅敏瑞(Ngar Min Swe)日前因在Facebook上批評國家領導人昂山素姬,於19日被以「分裂」罪名判處7年監禁,又為緬甸打壓言論自由新增一例。
10萬羅興亞難民將被安置於偏遠小島 專家警告:易受惡劣天氣襲擊
孟加拉外交部表示將儘速開始將10萬名羅興亞人遷往巴山查爾島,然而,這座由紅樹林和青草覆蓋的島嶼,大約20年前才因梅克納河(Meghna River)夾帶的泥沙形成,顯然不適合難民居住。
2018/09/17 | 李秉芳
99歲二戰英國老兵辭世,為何希望「中華民國國旗」覆棺?
當時國軍以僅8百餘人之兵力,在英軍協同下,成功擊退兵力多達七倍的日軍,救出被圍數日的英軍7000餘人、還有有被日軍俘虜的官兵、英美記者、傳教士和平民等500餘人。
2018/09/14 | 吳象元
【圖輯】緬甸穆斯林美妝部落客:他人批評或攻擊我時,我會選擇略過
對那些詆毀她身為穆斯林戴頭巾卻暴露臉部的人,Win Lae並沒有被嚇到,對有些人表示:「難道你不知道這樣做是會下地獄嗎?為什麼不在拍攝期間脫掉頭巾?」她從容以對。
路透記者遭重判 昂山素姬:入獄非因記者身分,而是觸犯法律
兩名路透社記者因調查羅興亞危機遭到重判,昂山素姬出席2018年世界經濟論壇時終於打破沉默,並堅定捍衛法院關押兩人的決定。
2018/09/11 | TNL特稿
當新聞自由撞上緬甸的衝突困境:從路透社記者被判刑談起
一位仰光政府機構的員工表示:「我認為記者們違反了國家機密法,而緬甸國軍只是在保護我們的國家。記者可能因違法國家機密法,被冠上『叛徒』的罵名。我認為,7年的監禁對他們來說是輕判。」
【羅興亞危機】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長籲創「新機制」起訴緬甸
聯合國真相調查小組(UN Fact-Finding Mission)上月發表一份證據確鑿的報告,指已掌握充分證據,足以對羅興亞人的違反人道和種族滅絕罪行,起訴緬甸軍方最高首長和其他5名高階軍事指揮官。
報導緬甸「羅興亞危機」 2名路透記者社遭判7年徒刑
路透社記者瓦隆(Wa Lone)和喬索歐(Kyaw Soe Oo)3日遭定罪,被判處7年徒刑,讓早已處境艱難的緬甸新聞界更加噤若寒蟬。而在整個審判期間,面對外界懇求出面調停或甚至發言批評這起官司的呼聲,昂山素姬都無動於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