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30 | 精選書摘
《以撒・柏林》:不宥於理論框架,聚焦具體存在的自由主義者
日耳曼反啟蒙運動始於自卑與酸葡萄心理,雖然在哲學上重拾了民族自信心,政治軍事上卻持續遭受屈辱,轉為強烈排外並帶有文化優越感的民族主義於歷史脈絡之中並不令人意外。
2018/10/02 | 區家麟
國慶日,有什麼值得慶祝?
「這場革命七十年來最大成就,就是令人沉醉於「得到全世界」的狂喜,以為自己早已站起來,而茫然不察腳邊的鎖鏈又已扣得牢牢。」
2017/11/07 | Outside
牛奶:新納粹的象徵
很多研究已發現,奶類或奶類製品對人體的最大傷害,並非「乳糖消化不良」而是更嚴重的健康問題,包括癌症和心臟疾病。
2016/12/25 | 羊正鈺
你知道在歐洲,使用「納粹萬字旗」或「希特拉式敬禮」會怎樣嗎?
無論黨派,多任德國總理都嚴肅面對納粹德國在二戰期間為歐洲帶來的浩劫。
2015/09/16 | TNL香港編輯
環境問題或令戰火重燃 《紐時》:下一次種族大屠殺離我們有多遠?
表面上和平的世代,卻暗藏著資源的爭奪。往昔不少國家都為資源而燃起戰火,今天人類會否使歷史再度重現?且看耶魯大學蒂莫西·斯奈德教授的看法。
2015/08/28 | 讀者投書
北大教授談終戰七十年(二):莫用「以黨說史」的意識形態偏見,解說二戰與抗日戰爭
張學良生前曾多次聲明,九一八事變時的「不抵抗」命令,是他本人下達,與蔣先生無關,他當時沒有看透日本意圖認清形勢,願承擔歷史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