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6 | Giloo紀實影音
《不要害怕忘記》:僅47人生還的小林村如何重建?
二宮宏央也提及他在拍片過程時的自省:「身為日本人,真的可以理解布農族、閩南人、客家人經歷的痛苦嗎?」以及後來他意識到,身而為人,對於失去至親至愛的痛苦,都能感同身受。
2018/10/25 | Giloo紀實影音
從《死亡列車終點站》看日本人性格
的確,有時候個人再撐一下,可能可以改變些什麼。但整體環境若沒有改善,單單要求每個員工無止盡的「頑張」,這不僅是推卸身為經營者的責任,在這起事件中,更是釀成悲劇的主因之一。
2018/08/03 | 陳娉婷
美籍港二代遠赴約旦:80後攝下敘利亞難民的苦與淚
四年前,美籍港人二代Steph Ching遠赴約旦,拍攝敘利亞難民在札塔里營的日常,一個看似自足卻不能成「家」的地方。四年後,紀錄片在她的家鄉香港公映,電影譯名「春望」呼應杜甫同名詩作,道出敘利亞國破山河在的景象。
2018/06/26 | 灰記客
《甘浩望巡禮之年》︰與基層、邊緣社群為伍的神父
江瓊珠被問到為何要拍甘仔,她十分肯定地說,甘仔由上世紀70年代初由意大利米蘭來香港,參與過很多社會事件,拍攝甘仔就猶如重溫香港的社運歷史,或是探視過去幾十年的某種社會面向。
2018/05/25 | 破土 New Bloom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下):不是拍港獨或政治,而是人性
《地厚天高》的主題,你不需要認同梁天琦的政治理念也能感受到。有些觀眾看我的電影前,可能覺得自己跟梁天琦沒有關係,甚至很討厭他。看完電影後,或許會覺得梁天琦跟自己很相似。大家也是同樣的人,大家也是曾經有過理想。我的電影建立了這份連結。
2018/05/25 | 破土 New Bloom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上):拍紀錄片的矛盾,就像「人血饅頭」
梁天琦說他搞政治不開心,那時候我很震驚,因為他說這句時是他最受歡迎的一刻。之前我對政治人物的理解是,你受歡迎你可以贏得選舉。那為什麼他會不開心?當我發現梁天琦這一面向,跟我之前想拍一個很激情的作品,方向完全不同,所以我乾脆往比較憂鬱灰暗的方向去拍。
2018/05/22 | 周雪君
奧巴馬與米歇爾簽約Netflix:電視系列、紀錄片、特輯
接近奧巴馬人士:他不會利用Netflix平台來攻擊特朗普政府或不同立場的人。
2018/04/30 | 肥內
【紀錄片教母】拉脫維亞導演萊拉.巴卡尼娜(下):最緊要的樂趣
事實上,甚至可說是一種「遊戲性」支持萊拉.巴卡尼娜(Laila Pakalnina)去窮究被攝世界的各種樣貌:導演以不同的原則轉換鏡頭,跟觀眾玩「你知道接下來這一段的剪接原則是什麼嗎?」的遊戲,於是凝視的同時又不斷提醒觀眾尋覓下一個鏡頭的必然。
2018/04/30 | 肥內
【紀錄片教母】拉脫維亞導演萊拉.巴卡尼娜(上):最重要的小事
號稱拉脫維亞最具代表的影人萊拉.巴卡尼娜(Laila Pakalnina)在她眾多的「非虛構」短片中,借用了紀錄片大師維爾托夫(Dziga Vertov)及伊文思(Joris Ivens)的資產,創作出屬於自己的小宇宙。
2018/03/13 | 陳娉婷
拍獨立電影,無錢又孤獨? 22歲女導演:我不怕捱
《地厚天高》導演Nora自小沉迷電影,升上大學後成為記者,拍攝政治題材的紀錄片,最近她畢業了,決定轉戰劇情片,不怕收入低,邊接散工、邊創作獨立短片。
2018/03/13 | 陳娉婷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不再一定要贏,梁天琦的善良和脆弱
導演Nora拍下梁天琦的黑暗和脆弱,是他的秘密,亦是年輕政治犯湧現的時代真相。當梁選擇了做一個真誠老實的人,他無可避免成了被人民唾棄的失敗政客。
2018/03/09 | Abby Huang
上映七天賣座冠軍 中國大型紀錄片《厲害了,我的國》厲害在哪裡?
中國人大即將表決,取消中國憲法對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與此同時,中國國內如火如荼地推動大型紀錄片,而海外則有留學生串聯,在各大學校園張貼「習不是我的國家主席」海報。
2018/01/04 | 放映週報
從「貧困」出發才能拍成電影:專訪韓國紀錄片導演金東元
有「韓國紀錄片之父」之稱的韓國導演金東元,帶著新作品《我的朋友鄭日祐》來台。藉此機會向台灣電影工作者分享:要拍出好的電影,資金並非先決條件,而是讓心與每一個被攝者同在,讓鏡頭不僅記錄眼前的畫面,還能道出壓在每一個人心中已久的故事。
2017/11/23 | 讀者投書
紀錄片《塑料王國》:吃受染死魚,與垃圾為伴
這部紀錄片2015年拍攝時被中國列為禁片,也讓中國正視此議題並宣布不再進口外國「洋垃圾」,是一部改變政府政策的優秀紀錄片。
2017/11/15 | 陳娉婷
張經緯導演:生存遠比死亡困難,但要相信有藍天白雲的一天
導演張經緯的第一部劇情長片《藍天白雲》:「我要把觀眾帶到最黑暗的地方,向他們發問:你見到這兒有一丁點光芒嗎?」
《異路同途》︰我們的愛,可不可以不只是兩個人的事?
目前亞洲同志的處境,同志愛人們的關係始終只能停留在戀愛階段,即使渴望讓彼此的關係進階為「兩家人的事」都不得其門而入。香港同婚紀錄片《異路同途》便試圖叩問——「我們的愛,可不可以不只是兩個人的事?」
女性主義者不是你想的那樣——《非典型女性主義者》
《非典型女性主義者》是一部標準的傳記紀錄片,它並不打算告訴觀眾什麼是「女性主義」、又究竟何謂「典型女性主義者」。導演所做的,只是將鏡頭安放於戴爾菲之前,帶領大家凝視這位法國女性解放運動先驅的思想和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