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0 | 陳娉婷
新疆變「監控圍城」:中共派一百萬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監察
新疆成了「監控圍城」,境內千萬名穆斯林的護照被沒收,中共派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12至65歲人民的指紋、血液樣本、DNA、聲紋、虹膜全被採集在案。
2018/10/11 | 羊正鈺
新疆公布新版《去極端化條例》:為再教育營立法,禁提「清真」或「回」字
今年8月,聯合國報告指出,中國約有100萬名維吾爾人被關押在「再教育營」,而新疆新修訂的法例等同將「再教育營」這類被國際社會批評有違人權的機構,正式寫入法律。
2018/09/03 | 李秉芳
兩週前他是美國頂尖留學生,維吾爾青年一回國就成了「再教育」階下囚
與中國發展經濟夥伴關係,讓這些國家有口難言,不便對新疆局勢發表意見,身為一帶一路的夥伴國,埃及甚至曾協助中國打壓新疆的維吾爾族人。
2018/10/17 | 李秉芳
新疆自治區主席稱有了「再教育營」後,當地「邪氣下降」未來充滿希望
新疆發布《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後,越來越多的維吾爾人被捕或拘押,新疆安全支出年增近倍,至人民幣579.5億元,新疆政府去年底宣布安全行動將進行5年,直至實現「全面穩定」。
2018/09/01 | Lo
【圖輯】200萬信徒朝聖之旅:來一趟麥加,我覺得獲得重生
「當葉門內戰開始後,我永遠也想不到,我竟然會有來這裡朝覲的一天。」來自也門的39歲穆斯林阿西里說。「真主賜與我們穆斯林這樣的聖城,使我們團結起來。」
2018/12/11 | 人權觀察
印尼《褻瀆法》打壓少數宗教歧視同性戀,「寬容的穆斯林國家」美譽失色
伊斯蘭激進團體在這些案件審判中極力施壓。褻瀆案是動員和挑撥穆斯林的有效工具。他們企圖透過群眾集會擴張政治影響力,並且倡導印尼實施伊斯蘭教法(shari’a)。
2018/12/12 | TNL 編輯
反LGBT聲浪日益高漲,印尼變性人的卑微訴求:只想活得真誠安穩
隨著印尼強硬派穆斯林聲勢和話語權看漲,加上政治勢力為爭取選票而激化反LGBT的浪潮,印尼LGBT的處境日益艱難。雖然許多印尼LGBT族群都有類似的無奈心聲。但是社會各角落支持的聲音從未消失過。
涉宣揚極端主義,新加坡政府將3本出版物列為禁書
《Things that Nullify One’s Islam》《What Islam Is All About(Student Textbook)》與《The Wisdom of Jihad》三本刊物涉宣揚極端主義觀點,新加坡通訊及新聞部決定將其列為禁書。
2018/09/14 | 吳象元
【圖輯】緬甸穆斯林美妝部落客:他人批評或攻擊我時,我會選擇略過
對那些詆毀她身為穆斯林戴頭巾卻暴露臉部的人,Win Lae並沒有被嚇到,對有些人表示:「難道你不知道這樣做是會下地獄嗎?為什麼不在拍攝期間脫掉頭巾?」她從容以對。
2018/08/06 | 李修慧
丹麥女子罩袍蒙面犯法 「現在我只要走出門,就是犯罪分子」
的哥本哈根大學教授認為,「丹麥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但從比例上而言,丹麥大規模參與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因此,比起挪威和瑞典,丹麥的反恐、反伊斯蘭討論更熱烈。
2018/08/11 | 羊正鈺
聯合國委員指有可靠情報 證百萬維吾爾族人遭中國秘密囚禁
代表流亡維族人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表示,被扣押的人經常要挨餓,「再教育營」內的酷刑虐待行為普遍,而這些人並沒有被起訴任何罪行,亦無法通過法律途徑維權。
2018/08/19 | 周雪君
穆斯林夫妻被瑞士拒絕入籍申請,理由是「他們不跟異性握手」
瑞士因為一對穆斯林夫婦拒絕跟異性握手,認為有性別歧視之嫌,不批核其入籍申請。
2018/04/18 | 陳娉婷
何慶基帶學生一起策展:如何湊掂藝術家?如何旁觀他人痛苦?
何慶基是藝壇元老,當了策展人20多年後歸隱教書。近日他重出江湖,為學生策劃的「存在的尊嚴」展覽奔波,教導後輩如何應付麻煩藝術家、如何控制展覽的觀看方式,以最有同理心的角度旁觀他人痛苦。
穆斯林男子娶11歲小新娘 馬國政府徹查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最新統計,全球每年仍有1200萬女童被迫結婚,若此情況未改善,到2030年會有約10億女性成為童婚受害者
鎮壓後首次,緬甸部長訪孟加拉羅興亞難民營
緬甸首度有部長探訪孟加拉邊界羅興亞難民營。社福救濟部長Win Myat Aye走訪期間,接見當地羅興亞領袖,討論協助難民返鄉計畫。這些離鄉背井的難民要求緬國給予他們公民權,並保證他們回國後得以真正「返鄉」而非被隔離於難民營。
2018/02/17 | 楊之瑜
馬國政府「公雞旺旺叫」拜年廣告,彰顯的其實是文化差異
馬來西亞國貿消部「應景」在農歷新年除夕當天報紙上刊登了全版拜年廣告,只是這廣告只讓一隻公雞發出「旺旺」聲時,註定會是個雞犬不寧的狗年新春了。
大馬迎接狗年,為何處處不見狗的蹤影?
對大馬穆斯林教徒而言,不能觸碰狗不是因為實質上會有病菌或傳染病等原因,而是「禮儀上」的不乾淨。因此,若一位穆斯林教徒觸碰到狗,則必須經過「潔淨」的禮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