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0 | 陳娉婷
中共新疆「教育營」再傳死訊:懷孕婦女、兒童被拘禁,有穆斯林意圖自殺
中共任意拘押新疆穆斯林,把百萬人囚禁在「教育營」,包括兒童及懷孕婦女。面對侮辱對待、肆意虐打,有人神智失常,有人嘗試自殺,也有人健康惡化,患上惡疾而死。
仇恨政治當道,我們還能獨善其身嗎?
「仇恨政治」似乎愈來愈有市場,人們容讓甚至支持將侵害「他者」人權的行為合理化,以保障自己眼前的利益,卻忽略了當人權底線失守,最後可能得不償失。
政黨「假難民」問卷調查,魔鬼在細節
早前有政黨以「『假難民』濫用免遣返聲請」為主題公佈一項民意調查結果,但設計問題的研究人員,亦似乎對本港酷刑聲請的情況認識不足。
2016/12/01 | 陳娉婷
建制派政黨倡設難民「禁閉營」 人權組織:違反國際法及人權
本週三,有建制派議員再次在立法會上提出設立禁閉營,又或收容中心安置提出免遣返聲請的難民,被人權組織指責為不人道,更違返國際法及《基本法》。
點止關難民事?《禁止酷刑公約》如何保障人權(四)︰家庭暴力
《禁止酷刑公約》看似與家庭暴力條例的修訂沒有直接關係,但基於公約訂明,政府有責任保障市民安全,不能默許這些家暴的侵權情況發生。
點止關難民事?《禁止酷刑公約》如何保障人權(三)︰跨性別人士與雙性人
如果公共服務提供者(往往是政府及公共機關)對性別﹑性傾向﹑跨性別及性別認同缺乏基本訓練,以致一無所知,便很可能令這社群的人無端受到不人道對待。
點止關難民事?《禁止酷刑公約》如何保障人權(二)︰「無牙老虎」監警會
監警會只覆檢投訴警察課就「須匯報投訴」的調查報告,但調查權、定案權和懲處權,仍然落在警務處轄下的「投訴警察課」及警務處處長。如市民認為警方執法不當,仍然要先向投訴警察課提出投訴。
點止關難民事?《禁止酷刑公約》如何保障人權(一)︰警權無限大?
《禁止酷刑公約》其實從多方面保障香港人的人權,包括執法機關權力有否得到制衡、執法人員使用武力是否恰當、不同政府部門對小眾的處理會否導致不人道對待、甚至有否充分防止家庭暴力等。
市民免於侵權的保障,不容剝奪——回應特首梁振英
今天特首回應的情況是出入境的管制問題、對難民進行甄別過程緩慢的問題,但《禁止酷刑公約》要旨是禁止公職人員或以官方身分行使職權的人向任何人施以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