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77歲傳奇民謠歌手Joan Baez:時間帶走我的高音,但送給我智慧與幽默
歲月儘管改變了她的音色,卻也帶來另一種成熟的味道。音域變窄,並沒有減損貝茲說故事的能力。英國媒體《衛報》則形容,年歲的增長為貝茲的歌聲增添了份量和親密感,在詮釋以告別、悔恨、緬懷等情感為主題的歌曲時更為突出。
2018/11/21 | 書生百用
罪名不成立下的#MeToo
#MeToo與其他公共事件不同之處,正正在於大眾對指控者格外不寬容,許多指控者都受到大量人身攻擊和滋擾。如果真的害怕事件中有人會承受到巨大且不正當的傷害,那麼我們應該關注的不是任何一邊的人。
2018/11/03 | Lo
【圖輯】深獲「光棍」支持的埃塞俄比亞總理,能不負改革眾望嗎?
執政黨發言人說,希望年輕人可以抱持耐心,讓政府一步步推動改革。但奧羅莫的年輕人,似乎沒辦法一直等下去。
2018/10/24 | 陳娉婷
被誤判入小欖精神病院,穿過地獄門:社運青年梁穎禮
新界東北13子之一的梁穎禮,因非法集結罪入獄13個月,期間兩度被送入小欖精神病院,囚友猜測他因爭取權益而被針對:「阿禮你搞太多事了。」阿禮無奈一笑,如果他不搞、不與權力作對,或許他今天仍在小欖。
保守反動的時代潮流,反映20世紀自由主義的巨大挫敗
並不是所有的保守主義者都鼓吹或從事暴力攻擊這些少數族群,但是一旦公共論述越來越常見到這種偏頗言論,卻沒有被譴責或制止,那麼等於縱容這樣極端化的趨勢。
2018/06/12 | 精選轉載
梁天琦︰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我無否定香港民主進程節節敗退的殘酷事實,我只是覺得在最壞的時代,人的責任也就更為重要。放眼當下,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2018/05/21 | 芭樂人類學
雨傘運動後,往返社區與學院之間的人類學徒
在學院內外的經驗,讓我意識到流浪博士的行動力。同時,因為身份的轉變及身處體制外的彈性,流浪博士可能比體制內/非流浪者的人更能普及人類學知識。
人類學與行動︰從研究印傭處境的論文,到跟印尼婦女組織合作
Phoebe表示,人類學的學習讓人清楚地認識到,從古至今,文化都是不停流轉和變化、無法絕對地分割開的。
2018/04/22 | 精選書摘
六○年代日本學運學生之死,促使新左運動青年重探人生
獻身社會運動,最後死亡的運動者所留下的記憶,促使許多日本新左翼的學運青年去重新探尋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使擔負受傷的危險,犧牲自己的未來以及家庭關係甚至生命,也要參與運動的這些人,成為運動者形成自我主體意識的鏡子。這種犧牲自我的運動者形象,給了他們不能妥協、必須自我變革的無形壓力。
2018/04/11 | 王陽翎
談《中英街1號》 趙崇基:有演員拒演因為「耶穌教我們別跟當權者對抗」
香港電影《中英街1號》獲得大阪亞洲電影節最優秀作品獎,作者與導演趙崇基、編劇謝傲霜以不同角度回顧這部電影的製作歷程,以系列的形式與眾分別。
2017/10/17 | 法操FOLLAW
《逆權司機》:在動盪時,看見媒體自由的可貴
男主角是首爾的計程車司機,當時首爾時不時就有學生抗議,導致交通大亂。而金萬燮對於這些抗議的第一個反應是「他們上大學就是為了抗議嗎?」但對於抗爭的想法,在陪同德國記者拍攝的過程中逐漸改變。從當初的置身事外,安於現狀,至為了自保,想要逃離,最後正視現況,返回光州協助將真相帶出光州。
2017/09/23 | 區家麟
龍應台:不要跟你第一個愛上的人結婚,但不妨愛上後來和你結婚的人
龍應台於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圓形廣場談「青春迷惘後發現的十三件事」,此乃演講速遞,匆匆記下。
2017/07/29 | 王陽翎
日本社運、佔領世代火紅的10年:上一輩都是騙人的!
從日本政策學部教授小熊英二的角度,有助我們從東京都60年代走到近年的社運歷程,不同社會脈絡之下人們走上街頭,反抗權力架構人性的異同與得失,只要了解當中的細節,便知道即使兩地制度與時代不同,社會運動的一些人性與細節依然具有比照意義。
2017/06/27 | 鄺健銘
「我們覺得Big Bother無所不在」新加坡李氏家族風波,如何影響人民對國家未來的想法?
不少新加坡人應該不會對這種形容國家為「Big Brother」的政治語言感到陌生。事實上,在日常生活中,其實不難感受到新加坡人對「Big Brother」的政治警覺。
【專訪】15年埋首「未公開」白色恐怖卷宗,成就了李凈瑜的「無情」
「所以不要再問我,失去他(李明哲)到底有多痛,這不是一個我敢去想像的問題...」 李凈瑜一直很盡力隱藏在她的情緒和不捨。
2017/03/03 | 精選轉載
城市中一抹虛假或真實的風景
《風景》由不同階層的人發生的故事交織而成。電影是平台,讓他們之間的價值與觀念相互碰撞,同時觸碰社運人士的進退維谷、對香港本土的質疑與家庭主婦的虛空。
香港政治藝術點修科:廢青學員的感想
廣東話「點修(收)科?」可解做「如何作結」。對於香港當下的政治與藝術該如何作結,相信並非三言兩語能道。尤其對於曾生活在萬事去政治化,忽然又萬事被政治化的香港,討論政治變得極為困難,概念不清、詞彙不足、欠缺歷史感,讓人聽到「政治」二字立即聯想到亂狀而退避三舍。
2017/02/20 | Edward White
專訪林飛帆:乘載太陽花的能量,用新思維探索台灣的國際角色
從社會運動的角度看,有影響力的人可以做很多事情,這意味著你推行的運動更有機會成功,對社會運動來說是好的。但對個人來說,這也意味著很多的責任,更大的壓力,更多的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