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1 | 精選書摘
《我反抗,故我們存在》:卡繆作品中的「死亡」
卡繆高貴之處在於他勇於替受難者發言。每個人面對終有一死,何嘗不是「受難者」。然而,他卻用畢生心血、高超的藝術手法,寫出部部充滿血淚的作品。他也鼓舞我們要效法薛西弗斯,要活得喜悅,活得幸福! 
2017/11/29 | 精選書摘
由卡繆《異鄉人》看淪為表演舞台的喪禮
一九五五年一月,英語版《異鄉人》出版之際,卡繆寫了如下的自序:在母親葬禮上不流淚的人,恐怕會被這社會宣告死刑。之所以如此,原因不外乎他們不演戲,因此他們所生活的社會,只能把他們當作異鄉人。
2016/11/08 | 癮翅
卡謬為何願意領諾貝爾獎?「反抗」不是人有說「不」的權利,而是學習說「是」
荒謬是一種生命哲學,或是一種生命的態度。或許我們周而復始的勞碌而不再去思考這些問題,但荒謬的意義是使我們逼視自己存在的意義。從荒謬到「反抗」(la révolté),標誌著這樣一股生命哲學的實踐。「反抗」,使得人的荒謬經驗不再是個人,更是進入到集體,與社會、與國家發生關係。
2015/10/06 | 讀者投書
每個人犯錯時看起來都「罪該萬死」,所以我們就有資格去粉碎那個「罪人」嗎?
我們每個人都曾經歷過憂傷、氣憤、無法控制情緒,我們都差一點在下一秒做出傻事,可是有些人撐住了,有些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