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2/05 | FashionSex
為什麼有人喜歡「打野戰」?三種角度理解「公共性行為」
正如Dean在《Unlimited Intimacy》其他章節中,對「無套文化」用人類學認識論的提醒:如果我們不會只用某種形容詞來認識某種次文化(例如我們不會用「傷害身體」單一解讀來看待刺青文化),那麼我們就不會只用淫蕩、不道德來看待公共性的文化。
2017/12/11 | Kayue
等到澳洲通過同性婚姻,她們終於可以離婚
澳洲終於通過修法,令同性婚姻變成合法,除了讓一些同性伴侶終能結婚外,也令一對已婚女同志可以離婚。
《愛本是無罪》︰改變那條禁止愛人的法律
當愛不被世俗認可,就會變成重擔。然而Wildeblood沒有因此而退縮,更投身於改革不公的法律。
2016/12/05 | 湯嘉誠
談婚姻平權:以人為本,重新思考共同生活的可能
人是會被社會塑造的,但社會也是被人活出來的。不要害怕觸碰規矩,不要躊躇於為自己的生存空間而奮鬥。
性傾向的確可以「改變」:他每天都為了避免歧視而轉換好多次
善意的、開放的、尊重多元性傾向的進步友人沒經歷過同志切身的壓迫與危難,輕鬆微笑要人公開出櫃,並且保證可以接納,卻沒想到出櫃的壓力與可能遭受的危機永遠只在同志身上。
2016/11/28 | 李修慧
【影音】張懸挺同婚:雖然法律難以改變人們的偏見,但法律不應該為偏見而服務
張懸今天除了到青島東路為挺同婚抗議加油,她也出席場內的婚姻平權公聽會,強調「雖然法律難以改變人們的偏見,但法律不應該為偏見而服務。」
2016/09/30 | 半本 Semi-
看香港討論性別議題的空間——從中大性別文化節說起
在香港討論「性」的空間就跟樓面面積一樣,細小而狹窄,每當討論到「性」的時候,人們往往牽扯到性行為的畫面之上,甚至恐怕造成性解放。
2016/06/13 | TNL香港編輯
奧蘭多慘劇令人震驚,但針對性小眾罪行不只一宗
剛發生的奧蘭多慘劇,既是恐怖襲擊,更是針對性小眾的仇恨罪行,是無日無之、無處不在的仇恨罪行中,最為矚目的一宗。縱然平權運動已開展多年,性小眾在美國,仍是仇恨罪行的高危群組。
2016/06/13 | Kayue
奧蘭多慘劇後大批市民前往捐血 但同性戀者或被拒諸門外
奧蘭多一家同性戀夜店凌晨發生槍擊案,51死亡53人受傷。翌日早上,當地大批市民前往捐血中心,但受法規所限,有同性戀者被禁捐血。
2016/04/20 | 掌櫃誌
A片不該專屬男人,以酷兒與女性情慾為主的「女性主義A片」是什麼樣?
「女性主義A片」(feminist porn)不再是個矛盾的產物,強調性自主與性愉悅的女性主義者早已投入以酷兒及女性視角為主的A片生產,致力於製作不再被「陰道抽插」或「男性射精」這類結局缺乏多樣性的色情片。
2015/11/30 | 當今大馬
別再用舊有常識判斷次文化:那些韓飯、腐女和Coser們教我的事
從事大專傳播教育工作多年,頻密地與九零後年輕人接觸,不敢說有多了解現代年輕人。但這幾年來,對年輕人一些有別於社會大眾的次文化,比如哈韓、Cosplay及腐文化也有一些有趣的觀察。
2015/11/15 | 精選書摘
別假設所有人都是異性戀!前英國石油執行長:出櫃不只有風險,也可能帶來機會
出櫃在經營客戶關係上不見得只帶來風險:出櫃也影響機會。IBM副總裁克勞蒂亞.布蘭伍迪說,「我曾經因為出櫃,讓我和客戶之間更增加信任,案子完成得更迅速,」她說。「在任何談判中,信任是一切的基礎。」
2015/09/26 | 讀者投書
當問同志「誰是男生,誰是女生」時,其實代表著我們對「愛」太過狹隘的見識
「你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誰是男生,誰是女生?」這句問話的意思其實就是:「你們總得要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男一女,不然是要怎麼在一起?」
2015/08/28 | 李伊
英文六字故事百日挑戰day 20:少數中的少數,常成為弱勢中的弱勢
當我們好不容易把男人/女人這條最粗略的二分打破,讓世界承認還有異性戀/同性戀的分別後,其實這個分法也不很精確的。LGBT 裏面,Lesbian 和 Gay 是同性戀,但還有 Bisexual 和 Transgender 沒有被正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