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18 | 精選書摘
《田野的技藝》:我竟成了所羅門群島眼中的「白人」人類學家
雖然不再超級在意「白人」的稱呼,但那樣的刻板印象卻是我每天生活直接面對的。從進入村子的第一天開始,我是誰——當地人如何看我,而我想做一個什麼樣的人,就是田野的實際課題。
人類學學生在智利:南美人是不是真的比較快樂?
「我那時不知道人類學是什麼,但見到這個科目的名字的時候已經有一種直覺:咦,這個學科似乎是在解決一些我會覺得是人生之中最重要的問題。」
人類學學者︰要代入印尼移工處境,才能理解同性關係對她們的意義
很多人會覺得這些在香港的印度女性是「假」的同性戀,但這種分類方法,其實並沒有真的代入到她們的處境、理解這段同性關係對於她們的意義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