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8 | 劉威良
德國公園旁的藍色紀念柱,提醒來者莫忘大屠殺歷史
紀念區不大,卻是個讓人深思反省歷史的好地方,它毫不誇張卻平實地呈現歷史的軌跡,試圖提醒來者,歷史不是只有一個面向,也不容忘記。
2019/04/03 | 精選書摘
《偽造者》:冒著生命危險,我把假證件交給將被送去集中營的猶太人
我會在出任務前一天拿到分配名單,將名單上所有猶太人的名字和住址背下來,挨家挨戶去拜訪這些家庭。而名單上的人將於隔天黎明被警方圍捕,並被送去集中營。
2019/04/03 | 精選書摘
《偽造者》:二戰偽造專家製假證件 讓各地猶太人免於被捕
我們這個位在巴黎的偽造證件實驗室,能夠大量製造假證件並迅速傳遍整個北歐,以協助當地猶太人提早逃離納粹的逮捕。我們的偽裝身份是畫家,實驗室位於一個狹窄閣樓,內部被我們改裝成畫家工作室。
2019/03/13 | 羊正鈺
總理堅持「以色列是猶太人的國家」 Gal Gadot反擊:應愛人如己
2015年上屆大選中,內塔尼亞胡就曾經操作以色列內部的民族緊張關係,在投票日當天發布影片,警告支持者「阿拉伯人正成群結隊地出門投票」,在當時引發極大爭議。
2019/02/26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二):必須讓學生知道加害者的名字
觀看歷史必須要從多元角度,不是只強調某一族群,受害者亦是如此。納粹大屠殺的受害者不只是猶太人,還有殘障人士、吉普賽人、政治犯、蘇聯戰俘、同性戀者、非猶太裔波蘭人。
2019/02/10 | 謝宇棻
【外國人怎麼過新年】吹號角、吃蜂蜜蘋果,以色列有四個「猶太新年」
以色列雖號稱是「猶太國家」,但各個族群間(族裔、宗派、地區、政治立場等)的願景其實有所差異,難免發展了對節期不同的詮釋及傳統。「猶太新年」就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例子。
2019/02/01 | 林九黎
《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書評:白銀、猶太人、國王流蘇的平行與交錯
本書正如書名《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所顯示的,並非以西班牙征服印加作為唯一敘事視角,作者網野徹哉在書中以「平行的主線」與「交錯的連接線」將這段時期的歷史鋪陳出來,體現出其卓越的選材眼光。
2018/11/14 | Cynthia Wang
橄欖不只是食物,更是巴勒斯坦人的「家與國」
巴勒斯坦人在自家樹園中採收時遭到猶太屯墾居民攻擊或驅逐的事件層出不窮,有時,採收橄欖這一件闔家團圓之事甚至成為必須與服槍的士兵或屯墾居民搏命逃難的下場。
2018/11/05 | 黎蝸藤
共和黨期中選舉苦戰,特朗普反敗為勝的兩招?
臨近決戰,偶然事件還會影響選情。最近的幾個事件後果還沒有來得及反映在民調上。它們大多有利民主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炸彈案和匹玆堡槍殺案。對此,特朗普也使出兩招勝負手。
2018/09/10 | 精選書摘
《德國骨子裡的氣質》:街上的「絆腳石」,鑲著納粹種族滅絕黑歷史
當人們彎腰閱讀絆腳石上的文字時,也是對一條被殘害的生命象徵性的鞠躬。設計銅磚的藝術家德姆尼希認為,絆腳石比那些集中式的紀念碑更有意義。
2018/08/10 | 精選書摘
《英格的孤島》:從德國流亡到上海,猶太女孩除了中文還得學日文
混合著思念和厭惡之情,英格緊緊盯著銀幕上自己完美入鏡的家鄉,以前的家鄉。看到成千上萬的群眾,在柏林奧林匹克的運動會場上,對著元首瘋狂歡呼的一幕,讓她不禁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2018/08/10 | 精選書摘
《英格的孤島》:甜蜜夾雜恐懼,猶太女孩的上海「落髮記」
就在英格自以為快要安抵家門時,迎面來了兩個日本兵,搖搖晃晃,步履蹣跚,顯然是剛從一家妓院出來。這些低階的小兵平常總不忘在虹口居民面前展現他們的「大權」,尤其在喝了酒以後。
2018/08/09 | 精選書摘
《猶太人和你想的不一樣》:唯獨麻將,猶太女人能心悅誠服地一代傳一代
「只有美國猶太女人打麻將嗎?在歐洲的猶太人也打嗎?在以色列的呢?」我問。結果,全桌的人都說只有美國猶太女人打麻將。歐洲猶太女人玩其他的牌,如撲克牌或賓果等,而以色列的猶太女人也沒有打麻將。
2018/08/08 | 精選書摘
一句話惹怒猶太人——「耶穌殺手」
除了不能對猶太人說「猶太人殺了耶穌」,也不能說「猶太人掌控世界」之外,猜猜還有哪些話題是禁忌?
2018/06/28 | 翁 稷安
最完美的改編演繹:《安妮日記》漫畫版
在21世紀的今日,由《與巴席爾跳華爾滋》的動畫導演Ari Folman重新改編、David Polonsky繪圖、安妮法蘭克授權贊助的漫畫版《安妮日記》,還能有什麼特別之處?從最後的成果來看,這次改編極可能是目前各種詮釋中,最完美的演繹。
2018/04/09 | 精選書摘
一向聰明的猶太祖父,在希特拉屠殺前決定留在德國……
她把祖父的橄欖綠小書擺在姑母的日記旁,我問她為什麼想要這本小書?「因為我連一點他的東西都沒有。我不知道會用這本書做什麼,就只是想要看看它、拿著它。這對我很重要。」
2018/03/28 | 讀者投書
參觀奧斯威辛集中營:人類何時能記取極端民族主義的教訓?
集中營最大的恐怖,在於把和平時期一種不道德違法的行為:殺人,變得合理化和機械化,變成日常生活一部份,變成一種需要思考如何提高效率的事情。
2018/02/09 | TIME
二戰美軍回憶錄:集中營囚犯咀嚼死馬內臟一幕,我永遠忘不了
接下來看見的事,只有毫無人性的人才有辦法忘掉:「視線所及,都是成堆的屍體,而他們的手腳骨瘦如柴,上面好似沒有黏附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