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02 | 精選書摘
《物質之輕》:跟其他作用力相比,重力相當微弱
如果你剛剛才掙扎著要從床上起身,或者你在經歷過漫長的一天後,才剛滿懷感激地帶著一本好書倒在安樂椅上,你可能會很難接受重力很微弱的事實。然而,在基礎層級上,重力確實相當微弱。荒唐的微弱。
水滴撞擊水面特有的「滴答聲」如何產生?
本文中描述的研究是進一步透過一些當年龐芙瑞沒有的儀器,來瞭解水滴是如何產生這種特有的聲音。
2019/02/18 | 余海峯 David
「你怎麼知道?」
影片中,當電線移動至磁石中間,就沒有再移動了。根據法拉第定律,磁通量維持不變,電流歸零。這就說明如果那電線和磁石是風扇電力的唯一來源,風扇理應停止轉動,故此影片造假。
因「英雄崇拜」而選系,會有好結果嗎?
60年代與70年代的高材生,認為進入物理系就可以和楊振寧、李政道一樣光宗耀祖,可以繼續扮演國家第一流人才的角色。這和神風特攻隊以為駕飛機對敵人進行「自殺攻擊」就可以讓他流芳百世,雖然激烈層次有異,但豈不是殊途同歸的類似謬誤?
如果無法「星際傳送」,量子隱形傳送有什麼用?
我們有可能因此而能在嚴寒一月裡的清晨被無痛的瞬時傳送到辦公室?我們何時能透過量子隱形傳送來旅行?
在納米尺度下,堅硬無比的鑽石也能彎折?
新的研究發現,這種世上最堅硬的物質之一在奈米尺度下,竟然會展現可彎折的韌性。
令人困惑的質子半徑:「質子有多大」出現數據衝突
在2010年,Randolf Pohl的團隊以前所未有的精確度,測量到質子的大小,但是觀測結果卻使他們困惑了──他們測量出的質子半徑(或是更精確地說,正電荷能夠拓展到多遠)是0.84飛米,比先前所測量出的數據少了0.04飛米。
2018/07/05 | 余海峯 David
哈雷的終極科學武器
一個好的科學理論,應該不單能夠描述已知的自然現象,更可以用來預測從未被觀察過的現象,指導科學家進行實驗或者觀察。
2018/06/13 | 周雪君
愛因斯坦:中國人勤勞骯髒昏昧,若取代了其他民族就真是淒涼
愛因斯坦東方遊記中提到對中國人的印象不大好,負責翻譯的編輯表示,愛因斯坦無可避免地,也是時代精神的一部分。然而,在現代讀者眼中,這些批論簡直是歧視。
21歲交出14篇論文,晝伏夜出的天才物理學家許文格
這位年僅二十三的年輕講師,他教的大一普物聽說是場災難,至於給高年級的量子力學課好一點,但也不是太成功。當然也不全是學生的錯,舉例來說,朱利安寧願教如何利用矩陣力學來解氫原子能階(這個方法是包立在1926年發明的), 而不願意解一般的薛丁格方程式。
組成質子、中子的更小基本粒子:夸克與膠子
數十年前,物理學家發現萬物都是由夸克組成,並受到一種稱為「膠子」的粒子所束縛,形成質子和中子。膠子維繫萬物,但是科學家仍不清楚膠子作用的細節。
2018/03/14 | Alvin
霍金關於生命、科學、宗教的金句
霍金患有運動神經細胞萎縮症,一度被評估只餘下兩至三年的壽命。霍金除了學術成就受到關注外,其堅毅不屈的求生意志也令人動容。
中子星爆撞 賣力演出之「雙波記」
這次觀察到的事件證明了,至少有一些短時間的伽馬射線暴是由中子星相撞引發。它提供了證據顯示潮汐力(tidal forces)將超密的天體撕裂開來,接續的爆炸產生了像金、鉑、和鈾這一類的重金屬,甚至帶來測量宇宙膨脹率的新方法。
嘲諷諾貝爾獎得主的初生之犢:「你詳細計算過嗎?沒有吧?我計算過了!」
為何一個偉大理論的創造者(真正的專家!),竟然馬失前蹄,從鎔鑄了自己(和博士後與學生)無數心血所建構起來的理論中,「推測」出與實驗不符的錯誤結論呢?
看見伴隨重力波的光:愛因斯坦相對論再次撼動世界
這是我們首次以兩種自然力的輻射──電磁波和重力波──同時測量到的天體。這代表我們能夠以兩種不同的物理基本力去看同一個物理現象,得以比從前更深入了解當中的物理過程。
量子觸療、光子有意識?「山寨物理」坐大危機
在造成山寨科學大行其道的諸多因素裡,各種對近代物理──特別是量子力學的歪曲誤解顯得特別顯著。
四個不可超越的自然極限:宇宙時空、光速、絕對零度、普朗克長度
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光速;尺寸再小,也小不過普朗克長度;溫度再冷,也冷不過絕對零度;看得再遠,也看不見宇宙的邊界。為什麼自然界存在著這些不可超越的極限?這些極限又描繪了哪些關於這個世界的真實面貌?《科學人》特別邀請專家解答四大自然極限從何而來,以及這些極限背後的物理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