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2 | 男性解放
男人抗拒「性」時,便不再是個男人?
身處階級頂層,男性確實從父權社會中獲取了最多的資源;然而,他們卻也同時喪失了成為受害者的空間。當討論到性侵害的時候,「權力」之下的退路渺茫,便更加明顯——「陰莖」是男性參與權力遊戲的入場券,「陽具」則是象徵鬥爭後的父權化身。
2018/07/04 | 精選書摘
《我是穆斯林,我不恐怖》:女性地位低下,是明文規定或父權作祟?
傳統穆斯林社會中規範女性的所有要素,例如戴面紗、限制行動或是工作和教育,都不是源於伊斯蘭的教義,而是因為男人擔心無法控制自己的女人。
2017/07/23 | 精選書摘
《權力遊戲》極限生存法則:性愛即武器——王國內的強暴
真實的世界就跟維斯特洛一樣,不計其數的女人與男人成了強暴受害者。強暴行為完全是攻擊者的過錯,但是我們必須瞭解攻擊者背後的驅動因素,將來才有改變的希望。
2016/11/01 | 讀者投書
讓男性請客是領取「父權紅利」嗎?女人從中獲得的紅利,不過是男人餐桌上的殘餘
既然父權本身是壓迫的,那所謂的「紅利」終究不會好的。即使「男人付帳」是父權給予女性的紅利,龐大的不平等結構也不會因「女人付帳」而瓦解。
2016/04/28 | 珮姬
找個好男人嫁了吧:《愛在他鄉》中的女性社會潛規則
在我眼裡,本片是這樣的一個女性社會的故事。她的成長固然勵志,她離鄉背井的心酸也令人動容,但她始終沒有跳脫女人必需結盟、算計、撒網、進入家庭、複製給下一代這樣的路線,多少仍讓我有點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