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馬來西亞女同志遭鞭刑:打壓人權外,也反映對女性的暴力加劇
馬來西亞的性平現狀固然令人髮指,然而同時需要注意的是,父權社會正感受到女同志在內女性對其的威脅,因此產生了焦慮感激增的現象,所有女性都應該團結起來,對抗這樣性別不正義的暴行。
2018/06/22 | 精選書摘
《神與性》:猶太教與基督教的一致圖像,就是父權結構
即使耶穌確實容納女性在他的追隨者之中,而且與她們來往,顯然較那個時代的社會規範為自由,但十二門徒(他的核心圈)裡仍然沒有女性,也沒有任何一名女性在最後的晚餐中被提及。
2018/06/19 | 書生百用
飲管與女性經驗
我再三看了那篇關於飲管和「女性生命經驗」的文章,大約明白作者關心的是什麼。有些是表達方式不太好,有些論點則確實值得商榷。
2018/06/03 | 山地媽
為什麼沒有人宣揚守身如玉也是女性身體自主?
女性因穿得暴露而引來男人色迷迷的眼光、女性被男性賤視為性工具、人們對婦女墮胎指指點點,那是家庭教養和社會風氣問題,不必一下子拉到女性身體自主。
2018/04/15 | 王陽翎
欣兒之母既然反對離婚,為何保留協議書?—談《打死不離歌星夢》
電影《打死不離歌星夢》並未主張激進的女權主義反思,而母親的角色充滿寓意,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分享看法。
2018/04/12 | Abby Huang
無酬被拍長達16年,包括大量裸照:與日本情色攝影師荒木經惟合作的代價
「他把我稱呼為『老子的女人』,或是說『因為有繆思,所以我不能死』,好像我是他最重要的女人」,不過也有些時候,KaoRi又被叫做「妓女」「連公寓都沒有必要買給她的女人」。
2018/03/20 | 左岸沉思
為什麼李敖是有毒的?
李敖有毒,只因為他打了一名搶匪,你沒有關心平常他無緣無故亂揍的那些路人——你把他當成英雄在追捧時,沒有意識到他隨機打人不對。
2017/09/15 | 洪曉嫻
我是個未婚媽媽,不是誰的太太
旁人會先入為主的覺得,一男一女一個小孩的組合,肯定是異性戀婚姻的家庭。有時候連朋友也會脫口而出說︰「你老公怎樣怎樣怎樣」,我每次都不嫌其煩地指正。
2017/09/04 | 楊子琪
從《編寫美好時光》看「女性視角」
社會要求女性成為一個規定的角色,做「賢妻」,做「良母」,然後恥笑她們從這角色出發所看見的視角。好好想想這充滿惡意的path design,你就會發現你對女性視角的輕蔑,可能正說明你是既得利益者。
2017/08/31 | 王陽翎
《打死》爸爸被漠視的內心:埋藏在印度「小父權vs.大父權」抗戰
看過《打死不離三父女》後,你會發現這次再沒有不斷從浪漫、幻想、歌舞、說教導誘啟發,打從一開始就根據印度摔角手「瑪哈維亞」(Mahavir Singh Phogat)一家真人真事改編,相對之前作品現實感更強,連帶反思印度女權、官僚腐化、民智未開等問題;而且,稍為厭倦了印式歌舞過場的朋友會鬆一口氣,全片剩下婚禮一幕出現歌舞,順應情境而不造作。此外,編導不忘在戲中加插摔跤評分教學,實在誠意貼心。
2017/07/13 | Lo
打破「不端莊」伊斯蘭觀念 沙地女孩終能上體育課
女性做運動在沙地仍被視為禁忌,沙國部分極端保守人士仍以「不端莊」迴避女子運動的概念,並指這模糊了性別界線。
女性主義者不是你想的那樣——《非典型女性主義者》
《非典型女性主義者》是一部標準的傳記紀錄片,它並不打算告訴觀眾什麼是「女性主義」、又究竟何謂「典型女性主義者」。導演所做的,只是將鏡頭安放於戴爾菲之前,帶領大家凝視這位法國女性解放運動先驅的思想和一生。
2017/04/19 | 讀者投書
心理師看《我和我的冠軍女兒》:渴望自己的女兒突出,請先成為她的力量
英國記者Sunny Hundal曾形容,印度是一個與女人為敵的國家。在這樣一個國家裡,瑪哈維亞如何訓練女兒成為金牌選手,正是「一個男人如何支持女性建立自尊,讓女人擁有選擇權」的過程。
韓國女性的「火病」:我們所受到的壓迫,身體都知道
女性被期待結婚、生子、進入家庭,中斷自己的事業、放棄自己原來的理想,負擔起所有家事與育兒的重擔,還必須要控制自己的情緒與不滿。但事實上,無止盡又不平等的家事重擔,很難不點起女性胸中的那把熊熊怒火。
2017/03/16 | TNL香港編輯
歐洲議會上指「女性收入當然比男性低」 波蘭議員被禁開會10天、停發津貼1個月
歐盟一向將自由視為核心價值之一,但當有人在歐洲議會上以「自由」之名散播歧視,議會主席以實際行動表示對此絕不容忍。
2017/03/07 | 王陽翎
性侵歷史:當女性得不到制度保障,權力如何向男性傾斜?
女性權益一直是近現代的重要課題,然而當女權運動在先進社會取得一定成果的時候,人們或許淡忘歷史上女性遭受強暴對待的情形,以及近現代如何藉改善司法及文化走向「男女平等」,就此,作者分享一些學者的整理和思考,加以反思。
2017/02/18 | 精選書摘
大多數人類社會都重男輕女,「父權基因理論」能解釋得通嗎?
究竟是為什麼,在一個以「合作」為成功最大要素的物種裡,居然是比較沒有合作精神的一方(男人)控制著應該比較善於合作的另一方(女人)?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很具說服力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