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3/04 | 珮姬
《不得鳥小姐》:如果青春是首詩篇,肯定是混亂不符格律的新手傑作
青春期是從「以為父母是全能的」過度到「發現他們也只是有著許多缺點的普通人」的過程。過往總有父母扛著,長大卻只能自己調適,就連父母的建議,可能也變得不合時宜。誰說青春就是閃亮亮的呢?它同時也是殘酷的、撕裂的、個體分離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