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2 | Lo
【圖輯】格陵蘭的雙面刃:氣候變遷帶走了祖先,卻帶來商機
氣候變遷給格陵蘭旅遊業者的另一個「尷尬好處」:人們希望在還看得到時來目睹冰川之美。「這個理由不斷出現在前來的遊客口中。」
2019/01/11 | Project Syndicate
專講難懂術語的經濟學家無力阻擋氣候崩潰,我們應該召喚工程師
外交官不是技術專家。下一步需要全世界發電、輸電、電動汽車、氫燃料電池、能源系統管理人工智慧、能源效率和公共交通的城市設計等方面的工程專家和相關專業人士。
雖然中國不願意,「地方社群與原住民平台」仍在聯合國氣候大會正式成立
該平台的作用是,為原住民及尚未明確定義的「地方社群」,奠定參與減緩與調適氣候變遷的基礎對話基礎,雖然中國認為「地方社群」一詞定義不明,擔心這個平台成為台灣、新疆等「少數族群」的發聲管道。
2019/01/02 | 精選轉載
【插畫】「細菌」死清光,地球就不會忽冷忽熱囉
地球忽冷忽熱的樣子,就像是我們感冒發燒一樣,一下冷一下熱,來回輪替之後,細菌死翹翹了,病就好了。
聯合國:減碳的理想與現實差距越來越大
聯合國的報告指出,由於排放量增加、氣候行動延遲,減碳現實與理想差距空前遙遠,而全球也只有57個國家正在按計劃彌補碳排現實與目標的差距。
2018/12/09 | 羊正鈺
認定馬克龍是獨裁的「眾神之神」:黃背心再釀1385人被捕、有人自製汽油彈
在香榭大道上受訪的「黃背心」談到馬克宏,不約而同脫口而出的單字就是「獨裁」或「專制」。馬克宏自去年5月就任以來,很少為了重大政策接受媒體訪問,也很少公開發言,因此常被輿論批評為「高高在上」
2018/11/29 | 李秉芳
聯合國報告:全球碳排4年來首度不減反增 美國不相信,歐盟怎麼做?
原先歐盟的目標是在2030年至少減少40%的碳排放量,但這樣還不足以滿足《巴黎協定》所訂定的氣溫控制目標,新的減排計畫目標是在2050年將碳排量降至0。
2018/11/12 | TIME
為何我們對那些嚴重的氣候變遷警示視而不見?
「不過即使你問那些氣候變遷虔信者,他們認為氣候變遷會如何影響他們,恐怕也很少人能完整地表達出來。」他說道。若這件事如此難以描繪,難怪它容易被忽略。
2018/11/10 | 李秉芳
【圖輯】加州大火釀9死15萬人緊急撤離,為何「野火燒不盡」?
一位大氣科學教授表示,在加州南部看到的許多大火災,都是由人類引起的;加州的人很多,而且乾旱季節很長。人們總是在創造可能的火花。
2018/10/23 | TIME
科學家找到解決氣候變遷的方法,但我們做得到嗎?
如果失敗了,所有國家和人民都將面臨極大的後果,無一倖免。某些發展中國家缺乏資源因應氣候變遷,還有位在海岸線旁、小島上或乾燥區域的社區將會成為最大受害者。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一):Nordhaus和環境經濟學
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獎者是William Nordhaus和Paul Romer。這篇文章先來帶大家認識Nordhaus的貢獻。1970年代,自然科學界逐漸注意到全球暖化的議題,但經濟學界鮮少有學者注意此議題,Nordhaus在當時便將經濟模型和環境及氣候變遷相結合,成為此領域的研究先驅者。
2018/10/16 | 李秉芳
一晚下3個月雨量——熱帶風暴造成法國百年洪災釀至少12死
根據研究,在1961年至2015年間,法國雨季的降水強度整整增強了22%,但平均降雨時間卻不斷減少;換句話說,當法國乾旱問題越來越頻繁,高強度的成災降雨也將成為新的氣候常態。
2018/10/15 | TIME
瑪莉亞颶風一週年,我明白有件事比氣候變遷本身更可怕
在風災一年後的今日,特朗普總統對波多黎各人民生活福祉上的輕蔑,以及聯盟和波多黎各當局不當的回應,為我們上了在這場颶風中最怵目驚心的一課。
2018/10/09 | TIME
對抗氣候變遷措施最停滯的國家,無疑是美國
就算是秉持樂觀主義的該團體領導者們,也表示美國政府需要回到談判桌並嚴肅對待氣候變遷議題。「美國終究必須回來參與談判。這是無法逃避的,否則會破壞一切。」
反科學的心理學:為何有人拒打疫苗、否認氣候變遷?
總有人質疑氣候變遷及物種演化的真實性,若想說服他們改變主意,得要扭轉他們一些根深柢固的認知偏誤。
2018/09/15 | Lo
【圖輯】葡萄牙的抉擇:水壩吸引外資救經濟,環境一去不復返
阿爾克瓦水壩還面臨不少的環境問題,環保團體指出,被水壩淹沒的野生動物棲息地已一去不復返,而且集約式農業也會造成土壤和地下水汙染,反而對環境造成惡性循環。
海平面不斷上升,2030年曼谷4成土地恐被淹沒
泰國首都曼谷準備主辦氣候變遷會談之際,這座人口1000多萬、雜亂無序的城市本身正因環境問題坐困愁城。駭人預測警告,10多年後,曼谷部分地區恐被水淹沒。
2018/09/04 | 羅元祺
澳洲版「戊戌政變」:八年拉倒四總理,凌駕民意的黨魁選舉
2010年吉拉德政變是澳洲政治的分水嶺,也是民眾對政府失去信心的轉捩點,如同開啟潘朵拉之盒,讓「政變」成為澳洲政壇揮之不去的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