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5 | Project Syndicate
人民對主流政黨冷漠,將讓右翼黨派更容易「民粹化」
支持脫歐與否,正逐漸取代黨派,成為決定英國政治意識形態的主要因素。具體而言,受訪者中有九成表態自己是「脫歐派」或「留歐派」,卻只有不到三分之二的人稱自己為某黨派支持者。
2018/10/01 | Project Syndicate
民粹崛起不是法西斯再現,而是自由主義者自食惡果
一些當代評論者認為,我們正在迎來第二次法西斯主義,但我不會做出這樣的預測。所謂的大衰退與20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相比還差得很遠,隨後也沒有發生災難性的戰爭。
2018/10/01 | TIME
從5個國家見證極右勢力在歐盟的壯大
「匈牙利人已經決定他們的國家將不會成為移民的國家。」正是這般對歐盟官僚政治的蔑視,賦予了匈牙利總理奧班去(2017)年春天大選中的勝利。
2018/08/06 | 李修慧
丹麥女子罩袍蒙面犯法 「現在我只要走出門,就是犯罪分子」
的哥本哈根大學教授認為,「丹麥是一個非常小的國家,但從比例上而言,丹麥大規模參與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因此,比起挪威和瑞典,丹麥的反恐、反伊斯蘭討論更熱烈。
2018/04/27 | 精選書摘
頌揚自由主義的丹麥,為何變成排外民粹主義溫床?
支持民粹主義與否另當別論,但「批判伊斯蘭教的自由」在重視言論自由的丹麥卻獲得廣泛支持,為丹麥人民黨以「自由主義」的價值為前提訴諸伊斯蘭教的問題性、限制移民與難民的主張,打下獲得支持的根基。
2018/03/03 | 羊正鈺
你該知道的意大利大選:31歲與81歲之爭,左派即將下台?
由31歲年輕黨魁迪馬約(Luigi Di Maio)領軍的「五星運動」可望成最大單一政黨,不過4度擔任總理的81歲意大利前進黨黨魁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也集結的右翼政黨聯盟捲土重來。
2018/01/11 | TIME
伊朗、中國、科技冷戰:2018年全球十大風險
由我創立且監督的政治風險顧問公司Eurasia Group預測,2018年十大危機背後所蘊含的地緣政治衰退風險。
2017/12/01 | 精選書摘
《民粹大爆炸》:1970年代歐洲民粹主義興起背景
在一九七〇年代經濟衰退之後的歐洲,新自由主義觀點取代了高度受到社會民主和凱因斯經濟學影響的觀點。加上主要政黨未能處理好歐盟內的移民和來自北非和中東國家的難民問題,以致讓民粹派有機可乘。
2017/08/23 | TIME
德國人怎麼看夏洛茨維爾市種族衝突的納粹旗幟?
《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美國人能攜帶納粹旗幟的權利。「那麼三K黨呢?」她問,「人們不能在加州的公共海灘上裸游,但是三K黨可以穿著制服到處遊行?」
2017/08/19 | 精選書摘
《不自由國度的自由人》:劉曉波為何既反對政府暴力,又反對民間以暴易暴?
「不許殺人」是劉曉波從六四慘案中汲取的教訓。他不僅反對政府對和平請願民眾的武力鎮壓,也反對民間人士以暴易暴的「原始正義」。「原始正義」這個概念早在九○年代初便在他心中醞釀,隨著二十一世紀以來中國貧富差距日漸擴大、官民衝突趨於激烈,他的思考逐漸成熟。
2017/07/18 | Project Syndicate
建立歐洲共同防禦體系 特朗普不是「阻礙」而是「幫助」
過去,歐洲防務合作方面的進步不僅受到主權憂慮的箝制,而且還受制於美國提出的安全保障承諾。隨著川普讓歐洲對美國的可靠性產生懷疑,安全問題已經越來越引人注目。
2017/07/15 | Project Syndicate
從解決方案演變為代罪羔羊,G20誤入歧途的全球主義
我們經濟學家在教授比較優勢原理和貿易的收益時,都會解釋自由貿易做大了國內經濟的蛋糕。我們做貿易,不是為了要給其他國家好處,而是為了增加本國公民的經濟機會。用樹立貿易壁壘的方式回應其他國家的保護主義,等於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2017/06/28 | TIME
我在二戰的德國長大,深知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就是通往戰爭的道路
在二戰時期的德國長大,我見識到法西斯主義和民族主義的危險,我看到領導人若只是訴諸大多數擔心少數民族和外國人的選民,事情會變得更糟。
2017/05/02 | Project Syndicate
繼1973年之後,今年是第二個「歐洲之年」
誠然,亞洲比歐洲更有可能決定二十一世紀的歷史。但過去一個世紀的教訓不能忘卻:歐洲所發生的事情可能並將會影響全球穩定和繁榮。
2017/03/10 | TIME
【TIME】美國選出一個民粹主義而且與俄羅斯親近的總統,但我說的不是特朗普
身為菁英階級,小羅斯福也是個真真實實的民粹主義者,而他在史達林身上看到的是「人民的主人」,正是他對自己的期許。他對於史達林的專制風格很感興趣,也欽佩他為了國家不怕撞破頭的男性精神。
2017/02/26 | FORTUNE
1828年傑克遜總統 vs. 2017年特朗普總統,歷史真的會重演嗎?
《美國雄獅》Jon Meacham這麼形容傑克遜:「他白天是個瘋狂的野人,但晚上是個謹慎的外交官。」所以如果要來評斷特朗普是否如傑克遜「在其戲劇化的表現下隱藏著深謀遠慮」,或是說特朗普有能力利用民粹主義,讓它如1820年代在全球再次掀起浪潮,一切真的都還太早。
2017/02/11 | Project Syndicate
特朗普「Twitter治國」的暗黑藝術:如何在140字內管理白宮的政策驚雷
雄辯和修辭並不是有效政治溝通的唯一形式,非語言信號也是重要的要素。一些能夠鼓舞人心的領導人並不是大雄辯家——比如聖雄甘地。但甘地樸素的衣著和生活方式的象徵意義比言辭更加擲地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