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05 | 精選書摘
《當代最新哲學應用》:再生醫療,可令人獲得永恆生命嗎?
近代科學的核心願望,也就是「克服老化」的夢想,如今正逐步實現,不老的身體早已不再是痴人說夢,而是有科學根據的現實。就某種意義而言,這可以算是人類史上的大事。
2018/08/26 | 讀者投書
從《延禧攻略》談心理學的哀傷處理:富察皇后也走不出的喪子之痛
富察皇后的這些症狀,例如情緒嚴重失控、長期失眠、食慾不振、體重下降,甚至影響正常社交和工作,嚴重者有可能產生幻覺,或者尋死念頭等,都已超出了正常的哀傷反應,醫學上稱為「複雜性哀傷」,需要認真處理。
2018/08/14 | 精選書摘
你害怕面對死亡嗎?給「陪伴臨終者」的13點提醒與建議
面對死亡,的確很難,無論生理或心理都非常難熬,很容易讓人痛苦到無法自拔,最後欲哭無淚,體能耗盡,完全被擊垮。然而當你能夠照顧好自己,才能把別人照顧得更好。
2018/07/09 | 精選書摘
《面對失去,好好悲傷》:面對喪親悲痛,什麼樣的安慰很傷人?
失去老伴已經夠糟了,但更糟的是:人們為了安慰你,還可能會說些不合宜、不得體,甚至愚蠢至極的話,而你仍得打起精神來面對這種情況。
2018/07/09 | 精選書摘
《面對失去,好好悲傷》:如何面對父母的死亡?
如同其他的喪慟,你要先了解,這項關係對你有何意義、你究竟失去了什麼,這樣你才能夠識別、並了解你經歷的情緒。接下來,你可以決定該如何因應。
2018/06/29 | 精選書摘
心理學家的療癒書寫:我對「自殺者」有價值批判嗎?
關懷的心起了化學變化,聽起來像是責備或攻擊的語氣,這是我要反省的。這也是所有助人專業者、老師、父母都要注意的,一不小心就「愛之深,責之切」,而更深層的事實是,我們無法與自己的焦慮共處,好意變了味,反成為另一個壓迫者,讓人更難受了。
2018/06/22 | 精選書摘
美國六代禮儀師:人永不可能做好看見嬰兒遺體的心理準備
以家族型態經營的葬儀社可以代代相傳,因為他們的孩子不敢走入外面的瘋狂世界,以免提早碰到悲慘又可怕的人生終點。乖乖地待在死亡附近,好過走出去卻被死亡殺個措手不及。
2018/06/22 | 精選書摘
美國六代禮儀師:想親自幫最愛的人穿上喪服嗎?
關於死亡與逝去,不該由一家葬儀社或一位禮儀師獨力完成,而是由我們親自建立的人脈與那些造就我們的人來協助,不是嗎?
2018/06/13 | 愛長照
《沙煲兄妹日記》觀後感:用生活中的平凡,來對抗生命中的無常
親人的離去讓人重新檢視自己的生命,真正分辨出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次要的;甚至,更重要的是——哪些人、事、物,是不需要再浪費生命去追求的?
2018/06/07 | 羊正鈺
台灣名主持今安樂死,感嘆「花300萬還客死他鄉」
傅達仁也透露,為了公平正義,法治與人權,他親臨瑞士2次,花了300萬的盤纏,最後就算客死在蘇黎世,他心中有平安,也沒有遺憾。
2018/05/22 | 精選書摘
莊子:別為人離世而哭泣 ——「死亡」就是那麼回事
在人情與天理之間,顯然有可以讓我們做抉擇做決定的自由的空間,一切就看我們對「天理」體認到什麼地步,而我們心靈自由的程度,也同時依我們被「人情」所牽絆的程度而定。
2018/05/17 | 陳娉婷
瀕死藝術家:無懼罕見癌,瘋狂要及時
罕見病患者William比人更早「知死」,令他珍惜生命,沒有浪費過35年光陰。他會考零分、搞生前葬禮、成立一人NGO輔導尋死者,行走在社會邊緣,只因認清了命限在前,瘋狂要及時。
2018/05/11 | 讀者投書
墨爾本維多利亞國美館三年展:歷史吐出的骨頭
Ron Mueck的Mass如一個異時空,豁然打開在既有空間的內部。雪白的骷髏成堆地散落在地⋯來到現代澳洲,人複雜的道德價值系統已不再允許公然展示他者的苦難,然而群眾有意或無意的「不見」,是否也成為將這個美麗新世界的灰塵棄置於外島自生自滅的幫兇?
2018/04/22 | 精選書摘
六○年代日本學運學生之死,促使新左運動青年重探人生
獻身社會運動,最後死亡的運動者所留下的記憶,促使許多日本新左翼的學運青年去重新探尋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使擔負受傷的危險,犧牲自己的未來以及家庭關係甚至生命,也要參與運動的這些人,成為運動者形成自我主體意識的鏡子。這種犧牲自我的運動者形象,給了他們不能妥協、必須自我變革的無形壓力。
2018/04/20 | Jessie Yang
清明節的葬禮:那難以說出口,卻不曾消逝的愛
我曾以為消失在世界上很容易,存活下來很難,但原來活著看著週遭的人離去才是最痛苦的。
2018/04/18 | TIME
孤單、寂寞如何傷了你的「心」?
調整其他因素後,對於有心臟相關問題的人而言,只有孤立與死亡率之間顯著地相關。社會孤立提高有心臟病史的人25%的死亡率,並提高有中風病史的人之死亡率達32%。
2018/03/11 | 精選書摘
思考死亡:一種有意義的徒勞
把死譬作無夢的睡眠,這是一種常見的說法。然而,兩者的不同是一目了然的。酣睡的痛快,恰恰在於醒來時感到精神飽滿,如果長眠不醒,還有什麼痛快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