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7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
2019/02/26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二):必須讓學生知道加害者的名字
觀看歷史必須要從多元角度,不是只強調某一族群,受害者亦是如此。納粹大屠殺的受害者不只是猶太人,還有殘障人士、吉普賽人、政治犯、蘇聯戰俘、同性戀者、非猶太裔波蘭人。
2019/02/25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一):不只背誦由誰統治,而是深入探討時代背景
德國學者說,歷史教科書對於二戰時期應有更寬廣的敘述,也應多加提及加害者當時的心理和行為,敘述德國整個社會中個體的複雜涉入,而不是簡化成希特勒一人承擔所有罪責。
2019/01/02 | 精選轉載
為什麼要在聖誕節紀念巴尼?從高達《口袋裡的戰爭》檢討軍國主義
最近幾天有很多人在談論納粹德國,從《口袋裡的戰爭》來看,要避免戰爭這樣的邪惡事情發生,就只有認真面對並討論戰爭的前因後果,未曾接近戰爭的我輩才能讓歷史成為經驗。
2016/12/28 | 空心二胡
我曾是極端納粹愛好者:別輕忽現實無力感以及獨裁者崇拜之間隱形的關聯
但是更關鍵的地方是,納粹背後的意義,他帶給多少人多少毀滅性的災難。它會讓人類文明發展若干年的理性和邏輯,因為人的情緒而毀滅於一旦。你覺得你不會被群體的情緒所禍害,但事實上這樣的禍害從來不是過去式。
2016/12/26 | 彭振宣
把納粹當成禁忌,會讓我們在下一個納粹出現時,認不出他的可怕
如果只把納粹當成禁忌,單看他壞的一面,忽視他好的一面;在下一個納粹出現時,我們將根本認不出他的可怕,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他跟納粹其實是同樣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