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1 | 精選書摘
《破梯效應》:宗教信仰幫你「填補」那一塊失去的公平
為了維持世界是公正的確切感,受試者捏造女郎性格的瑕疵。正如視覺系統會根據假設自動填補空缺,讓世界保持合理,人們的道德論證亦復如此。好人有好報、惡人有惡報,既然這個女郎身上發生那麼可怕的事,那她一定是壞人。這下子就天下太平了。
2018/06/12 | 王陽翎
千尋為何不殺死湯婆婆?宮崎駿介意被謠傳是「無臉男」—話說《千與千尋》(上)
當年美國人看不懂《千與千尋》,宮崎駿如何理解這件事?另外,有指他有意借《千與千尋》諷刺資本主義消費社會,但是,這真是他的創作原意嗎?作者就多年來一系列的討論,以不同角度加以剖析。
2017/05/08 | 精選書摘
當摯愛的人被殺,你會選擇「合法的」以牙還牙嗎?
如果社會上有一部可以允許執刑人對加害者施加與其被害者犯行完全相同的作為,並受合法保障的「復仇法」,會發生什麼事情?「復仇法」是一部虛構的小說,但五個中篇故事都會讓人忍不住一直反思,也會讓人討論:如果有機會,你會想要親手復仇嗎?
就算不談人權,死刑是為了公平正義,還是滿足民眾嗜殺的慾望?
再說一次,我從頭到尾沒有在談「人權」這種聽起來似乎很偉大很高尚的東西。我在談「人性」,我在談論的是人的本身。所以,我們不應該問他是否有沒有教化可能性,而是應該要問:「到底怎樣才叫做『毫無』教化可能性?」而必須以死刑來讓他永遠消失。
2016/12/05 | 湯嘉誠
談婚姻平權:以人為本,重新思考共同生活的可能
人是會被社會塑造的,但社會也是被人活出來的。不要害怕觸碰規矩,不要躊躇於為自己的生存空間而奮鬥。
2016/08/25 | 王陽翎
救普城?救香港?亂世需要「俠氣和變通」 不容錯過的老土電影——《危城》
近期電影《危城》是否內含現實政治比喻,令人充滿聯想,事實上,無論製作還是劇情,《危城》的價值反思似乎老土,卻是絕對不容錯過的好戲。
2016/08/22 | 林兆彬
《危城》:被商業化的政治隱喻?
當政治隱喻被商業化,每套戲都講類似的訊息,觀眾或者就會開始麻木,反而對現況感到無力,電影變相「維穩」。不知道中國大陸的觀眾,又能夠從戲中領悟到甚麼訊息呢?
2016/05/05 | TNL香港編輯
意大利最高法院:貧者為果腹偷竊少量食物不是罪
法庭判詞表示,辯護人偷竊乃出於「即時及必須」的實際需求。當地不同報章讚賞法庭判決正義、彰顯人性。
2016/04/17 | 珮姬
華人戲劇很少告訴我們的事:好人、壞蛋從來不是一刀切開的
一再回鍋的罪犯,證明的不見得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即使是,這個「本性」往往也是人之共性。再犯恰恰證明了懲罰無助於改變動機,只能算是犯罪的「代價」和可能成本而已。
2016/04/01 | 讀者投書
法庭和審判的神聖意義為何?從一個被遺忘的古老希臘故事講起
既然法庭是替社會意志認定的正義,代為執行報復的「執行者」(executioner,劊子手),那麼它的贖罪就應由社會全體來承擔進行。
2016/03/03 | 林兆彬
《ONE PIECE FILM Z》:海軍與海賊的正義觀之爭
觀眾一向認為路飛是英雄,但這部電影首次否定了「路飛是英雄」的概念,又或者說所有人都可以是「英雄」,堅守信念和夢想的人就可以成為「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