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04 | 劉威良
《Systemsprenger》抓狂的9歲女孩,是德國邊緣少年的縮影
這部電影其實是社會上邊緣少年的縮影。導演為了拍片,她特別到青少年精神病院與無家可歸的機構去住留數周,用以了解現實生活的情狀。她認為現實生活的青少年問題,其實比她所呈現的視角更加嚴重與殘酷。
2017/06/21 | 珮姬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外遇縱然不堪也是真愛
關於醜聞的電影,拍起來總是有些令人尷尬之處,更何況是現實上的導演和女主角正如戲中一樣地婚外戀了。
2017/05/11 | 放映週報
從母親到自身,從瞭解到修補:再談《日常對話》敘事結構
這是林婉玉情感綿密而扎實嚴謹的剪接邏輯,與導演黃惠偵勇敢、自剖而真誠的影像紀錄,讓本片成為一部敘事結構近乎完美而又深刻動人的傑作。
2016/07/18 | 林兆彬
《怒海公民》:「習慣」面對人命傷亡,惻隱之心就會慢慢消失?
紀錄片告訴我們,對人的生死感到麻木、眼不見為淨、人的良知被埋沒,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2016/05/28 | 唐肇陽
竊盜、生命、創作:《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人物敘事
潘納希親自扮演計程車司機,鏡頭架在車上,隨著乘客前往不同的目的地而變換場景。這個受限的車內空間,恰巧與潘納希受限的創作自由彼此呼應,兩者均試圖在有限的空間裡,創造無限的可能。
2016/05/08 | Shih Yuan
伊朗電影《計程人生》的一些梗和彩蛋
這部片看似簡單、陽春,其實導演想講的事情很多,議題也很大;但對伊朗不甚熟悉的觀眾而言,可能會在過程中感到冗長及不知所云。以下我將試著解釋我所看到的梗。
2016/05/03 | 林兆彬
《緣來他不夠愛我》:因不了解而相愛,因了解而分開?
同床45年,Kate才發現Geoff的嗜好,原來與他的初戀情人有關,甚至發現自己充滿丈夫初戀情人的影子,難免無名火起。可是,男性就是一種這樣的動物,Geoff對已經死去的初戀情人念念不忘,但不代表他並不愛Kate。
2016/04/13 | 林兆彬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電影,作為對抗極權政府的工具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故事看似輕鬆,但內裡極之沉重,值得觀眾深思。……把現實發生的事件當成是「劇情」,展露出伊朗的各種社會問題,例如治安、性別歧視、死刑、宗教倫理、打壓創作自由等問題。
2016/02/22 | Shih Yuan
一把《海上焰火》記渡海難民辛酸 義籍導演奪柏林影展首獎
郭敏容分析,《海上焰火》的獲獎之所以實至名歸,乃是以「一個歐洲男孩令人莞爾的生活日常」,對照冒死偷渡前來的難民處境,鋪陳簡單卻層次豐富,讓電影自身強有力地介入政治討論。
2015/05/31 | 林兆彬
《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士眾生相,輕鬆畫面下的沉重
導演Jafar Panahi被政府以「危害國家安全」、「進行反政府宣傳」的罪名判囚六年,以及廿年內禁止進行任何電影創作、接受傳媒訪問和出境,但他仍然堅持公民抗命,繼續創作,更引起了國際社會對伊朗人權問題的關注。
2015/05/22 | 放映週報
《俠女》40年前在坎城獲獎時為何是港片?一段你不知道的《俠女》參展故事
當年法國影評人在香港看到《俠女》,驚為天人,力邀參展,胡導演左支右絀,總算成行;台灣地區事前並無《俠女》代表參賽的消息,可見並非由中華民國政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