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2/26 | 盧郁佳
死了才能說出口:性侵受害者出櫃之年
我們任何人都無權說「讓過去的事過去吧」,然後揮手間一切就真的過去了。我們的共同經驗恰好相反-過去的一切並未消失、沉寂。
2017/08/22 | Abby Huang
沒有當事人的判決:「林奕含案」陳國星不起訴的5點理由
女作家林奕含疑遭補教名師陳星(本名陳國星)誘姦案,台南地檢署經過113天偵察,今天宣布「不起訴」處分,檢方公布原因如下。
2017/06/26 | 周雪君
被指拒為林奕含出版小說,寶瓶文化總編疑不堪網民公審一度企跳 「報導者」致歉
網媒「報導者」對林奕含事件的一些報導引發網路公審,涉事寶瓶文化總編輯朱亞君一再澄清仍遭責難,昨晚一度企跳,「報導者」隨後發出道歉聲明。
2017/05/12 | 讀者投書
「那是他自找的」:為什麼悲劇之中,總有人譴責受害者?
「公正世界理論」裡提到,會產生那樣的認知偏誤的人,是因為太期待「自己活在一個公正的世界」當中,所以無法客觀。在他們的理想國當中,世界是可測且可掌握的,只有壞人才會遭受懲罰,因為好人必然招致獎賞。畢竟要坦誠的認清自己活在一個未必總是落實公平正義的世界,實在太令人恐懼。
2017/05/03 | 長腿地瓜
【插畫】別讓你的揣測,補上傷害的一刀
逝者已矣,我們不是全知的上帝,難以透過當事人留下的隻字片語,完整的猜測整件事情的脈絡。年輕的生命逝去固然可惜,然而尊重她的決定,保留他們最後的尊嚴,應是活在世上的我們,所要抱持的態度。
2017/04/28 | 東邪黃藥師
難治精神疾病並非無解:淺談「非法藥物」的醫療潛力
只有當我們撇除一切對於「毒品」這個詞近乎反射式的激憤、先入為主的想像及預設立場時,才能更加明白不是所有「毒品」都一定會毒害人身心,也不是所有「藥物」都是有益健康的。
我是躁鬱症患者,不存在任何形容那種「完全崩潰、徹底絕望」的詞彙
被迫受困在名為自我的牢籠裡,無邊無際的黑暗,永無止盡的悲傷,深沉、寂靜、絕望。這是我貧乏的文學知識所能想到的形容詞,因為我完全無法「精確地」描述並表達那種「感覺」到底是怎樣,甚至我覺得根本不存在任何單一就足以真正能夠確切並完整、具體形容那種「完全崩潰、徹底絕望」的詞彙。
2017/04/28 | Abby Huang
台灣26歲女作者林奕含過世
林奕含說,社會對精神疾病的想像是多麼扁平,每次看到健康的人把「精神病」當作一句髒話,她就很痛苦。而寫出「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個故事跟精神病,是她一生最在意的事。
2017/04/28 | 讀者投書
從林奕含身上,看見那些被迫符合社會期待的「超級小孩」
「成為創作者之前,林奕含身上已沾黏著各種標籤。『漂亮滿級分寶貝』、『怪醫千金』,接著還有『精神病患』。已經被放上網的,無法再刪除,會以各種形式在生活之中流竄;就如同已經發生過的,不可能無痛還原。」
2017/04/28 | 林立青
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社會對於性侵的理解嚴重不足,讓我們來不及救這些思琪
全書控訴這個社會制度,這些升學主義下塑造的假英雄,法律的偏斜與不公,家庭價值觀迴避的教育責任,對女性要求守貞下的蕩婦羞辱。沒有一個忘的了。全書自始自終控訴社會,要我們看見這些女性,並且自身反省,因為這就是我們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