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23 | 精選書摘
《藝術史的一千零一夜》:達文西與〈抱銀貂的女子〉
達文西也喜歡自己的畫嗎?他倒不確定。肖像畫不應只是張臉的圖畫而已,臉孔也只是一副面具。......他腦海裡突然閃現一個可怕的意象。最近他解剖了一名因難產而過世的年輕婦女,她漂亮極了,但在她光滑的肌膚下,他看見同樣的肌肉和骨頭,也是每個人都有的東西,不論老少和美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