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12 | 精選轉載
梁天琦︰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我無否定香港民主進程節節敗退的殘酷事實,我只是覺得在最壞的時代,人的責任也就更為重要。放眼當下,我們確實有許多事應做而未做。」
2018/06/05 | 林彥邦
糾結的燭光晚會
過去數年的教訓已經足夠深刻,這種簡單標籤只會令分歧愈來愈大,傷口愈來愈深,不止維園燭光,整個民主運動亦然。
2018/05/30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
2018/05/25 | 破土 New Bloom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上):拍紀錄片的矛盾,就像「人血饅頭」
梁天琦說他搞政治不開心,那時候我很震驚,因為他說這句時是他最受歡迎的一刻。之前我對政治人物的理解是,你受歡迎你可以贏得選舉。那為什麼他會不開心?當我發現梁天琦這一面向,跟我之前想拍一個很激情的作品,方向完全不同,所以我乾脆往比較憂鬱灰暗的方向去拍。
【素人抗爭者】「我們穿著校服,唱著抗爭者的歌」
「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
2018/03/13 | 陳娉婷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不再一定要贏,梁天琦的善良和脆弱
導演Nora拍下梁天琦的黑暗和脆弱,是他的秘密,亦是年輕政治犯湧現的時代真相。當梁選擇了做一個真誠老實的人,他無可避免成了被人民唾棄的失敗政客。
2018/03/13 | 林勉一
痛定思痛,才能避免重複同樣的錯誤
除了要看姚松炎選舉工程的不足外,也要看看對手鄭泳舜如何贏得選舉——特別是跟其他選區建制派候選人比較。
2018/03/11 | 林彥邦
投票率出乎意料地低的3個教訓
認清事實深切反省,總比將責任歸咎政府、傳媒冷處理、埋怨本土派焦土(當然不是說這些因素無關),來得有意義得多。
2018/01/25 | 洛楓
語言的政治:浸會事件的回憶與斷想
大學的語文政策究竟為誰而設?政權?商業僱主的利益?行使權力的人有沒有考慮學生的位置在哪裏?而更重要的是語言中心究竟怎樣設計課程?如何教導語言?教學者的目的是甚麼?初心又到底在哪裏?可否靜下心來想一想?!
2018/01/22 | 法夢
點解梁天琦要即時還柙?
如果刑期預計會監禁的話,認罪後一般不會批准保釋,但被告即使日後被判處特定的監禁,認罪後收押的時間,將會當作已服刑的時期,從最終的實際刑期中扣減。
2017/09/28 | 林彥邦
三年了,可以放下、重新出發了嗎?
找戰犯也好、捉鬼也罷,都不過是為運動未能達致目標,製造一個方便下台的理由,除了令曾經的同路人猜忌、分化最終互相敵視,一無所得。
2017/06/10 | 灰記客
反駁練乙錚︰為何要支聯會只迎合港獨/本土派?
其實要切割也罷,停止悼念六四也罷,香港現在還算是自由多元,練乙錚不是說過香港「天下三分,各有各做」嗎?練先生究竟為何念念不忘要求支聯會改變來迎合港獨/本土派?
2017/06/04 | 灰記客
六四如何本土,也無法去除那樸素的「同胞之愛」
說到底,八九六四無論如何本土,也不獨是香港人的事,甚至不獨是中國人的事,是十多億人的民主進程被槍砲坦克腰斬的世界大事。
2017/05/11 | Y.t.Chan
陳雲的政治實驗
陳雲用事實證明妖言惑眾是有很大成效的,原來相當多人對自由、民主、公義沒太大感覺,相反,自我身分(認同)受侵犯就反應很大,對後天添加的「民族」感情和大義更一拍即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