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4/11/17 | 鍾樂偉
拿別人的「國難」與香港的「民主運動」相比,只會令人覺得冷血
就在那個「國難」未完結前,在別人的傷口撒鹽,只會顯得香港人不懂體統,就如在「喪禮上比較別人喪禮的安排」,對別人「國難」的死難者家屬涼薄,也不尊重仍留守在街頭上爭取民主的學生。
2014/12/11 | 鄧敏琳
我們的政府,不想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老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
我們的政府,不想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老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香港不少人提出,政府這段日子已徹底失去了我們一整代人。忽視我們的聲音並不會使你活得更好,只會觸發更大更大的危機而已。
2014/12/08 | 鄧敏琳
你們喊著「今天香港,明天台灣」,我們卻期待「今天台灣,明天香港」
當你們喊著「今天香港,明天台灣」,又用選票改變社會,我們在這裡也喊「今天台灣,明天香港」,多希望我們也有一個公平的制度,有天我們也能義無反顧地打一場選戰。
2015/01/09 | Daniel-C
我在佔中「現場」看香港跨年煙火:倒數的呼聲到底是Happy New Year還是「我要真普選」?
夜空中,無法吹散的濃煙,讓本應該璀璨閃耀的煙花,看似烏雲遮蔽後的閃電。忽然之間,彷彿看到,就在95天前、咫尺之外的夏愨道上,人們的呼喊,爆破聲與閃光,那一片白煙... 這一夜,煙花應該很璀璨,奈何,我只感到嗟嘆。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我在心中默默地唸著。
2015/01/21 | 李偉才
「共產專制」與「資本專制」都是民主大敵 
我們常常說要維護香港的「一國兩制」,卻不知道如果「兩制」中指的是「香港繼續奉行資本主義」(特別是最近這三分一世紀肆虐全球的「新自由主義」經濟理論),則我們的「深層次矛盾」將永遠無法解決。
2015/03/30 | 山中
在政治制度議題前面,「普選」 只是空洞口號
在政制的考慮上,議會的民主選舉比特首的選舉重要的多。這是爲什麽北京將香港議會的民主選舉安排在特首選舉之後的戰術原因。不良的政制會使人們對「普選」失去信心,當制度沉澱後更新社會契約的契機就可能會永遠失去。
2015/05/13 | 林兆彬
兩個情況解釋,為什麼香港特首普選方案是一場騙局
在人大831框架下的特首選舉,很可能會出現兩種情況,但殊途同歸,結果都是香港人沒有真正選擇,所以必須否決這政改爛方案。
2015/06/01 | 區家麟
民調變政治武器 媒體反智配合
越來越多人愛把民意調查當作政治武器,有人力物力的,用扭曲方式,自製調查,不講科學,求求其其;亂作抽樣,是是旦旦,手握無意義的數字,製作一個大圖表,就以為證據確鑿。
2015/06/19 | 蘆葦
等埋發叔,是陰謀?還是白癡?
實在太荒謬了,荒謬的地步,令我不得不細想,難度建制派議員的反智低智,真的如此無底線?還是其實…有陰謀的?
2015/08/07 | 香港革新論
別期待中國會主動提供民主,香港要維持自我該走的三階段
這種對新論述的探討,其實早應展開。作為過去30年民主運動綱領的「民主回歸論」—即設想中國大陸在經濟改革後,會逐步走上政治開明之路,加上港陸之間的良性互動,最終將可以實現民主回歸夢—由於近年北京以強硬路線治港,早已變得脫離政治現實,去年更被8.31人大決定完全壓碎。
2016/11/07 | 言士
抵抗絕望情緒︰香港早就經歷過多次「末日」,但抗爭沒有消失
我們無需要比較哪一次釋法的衝擊較大,但我們必需了解第一、二次釋法對法治的損害與這一次可謂不相伯仲,但我們沒有在1999年或2004年視為世界末日、最黑暗一天,反而在1999年後因為不同理由發起多次超出想像的社會運動。
2017/01/26 | 史兄
突破機構「港獨」調查的啟示
宏觀至整個社會氣候政治生態,微觀至社交媒體、朋輩,莫不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嗤之以鼻,或視之為痴人說夢話,港獨又豈有回頭路?
2017/03/25 | 王邦華
「黃絲」為何會變「薯粉」?
中產追求的,與其說是民主,不如說是「清廉繁榮的秩序」。民主只是追求此目標的工具,若此工具不能達成目標,那中產階級會棄如敝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