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14 | 余杰
新疆再教育營中可獲得「基本人權」,還是毀滅語言的殖民行動?
若不會說普通話就不能擁有基本人權,那首先就要從中共內部開始審查。毛澤東、鄧小平也都不會說普通話,有什麽資格當黨和國家領導人呢?
「誰的普通話比較靈光?」
放寬海外資格轉換考試的合格門門檻來解決公營醫療人手不足的問題,其實是個偽命題。要嘗試處理現今公營醫療機構的爆煲問題,不能只從供應著手,也要著眼於需求的來源。
講廣東話要罰抄,然後呢?
消滅方言,以至於消滅文化,正是殖民政府其中一招「殺手鑭」,或許我們可以稍為借鏡一下台灣國民政府的台語政策,預測廣東話的處境。
2018/10/07 | 周雪君
楊潤雄:全球中文發展都是普通話為主,香港長遠會否失優勢?
楊潤雄表示,自己全無「質疑」用廣東話學中文,只是提出長遠中文教學應如何發展,可交由專家進一步硏究,以鞏固本港兩文三語的獨特優勢。
2018/03/02 | 王偉雄
我的「好方法」不一定對你有用
做事有好方法會事半功倍,但每個人的稟賦不同,我的「好方法」不一定對你有用。
2018/01/29 | 區家麟
不對稱攻心戰:香港人卑微的聲音,十三億人不會聽得到
香港的言論環境,崇尚自由,廣納各方傳媒與言論,希望真理越辯越明,卻難敵國家機器長年累月的污衊。一國之下無完卵,香港人卑微的聲音,十三億人不會聽得到。
2018/01/26 | 言士
關於浸大「粗口事件」的八點思考
社會太習慣將事情簡化,將複雜的事情簡化為一個吸睛的重點,或者三言兩語加一張改圖,正如本文的標題說「粗口事件」已經是讓討論重心偏離應有的焦點。
2018/01/26 | 法夢
浸大學生被停學 大學處分恰當嗎?
浸大現時並不是說紀律處分和聆訊只是因為同學爆粗,亦有其他諸如阻礙學校教學和行政等等的指控。但是即使同學示威期間行為有所冒犯甚至衝動,也不代表浸大可以無條件「重判」學生。
2018/01/25 | 洛楓
語言的政治:浸會事件的回憶與斷想
大學的語文政策究竟為誰而設?政權?商業僱主的利益?行使權力的人有沒有考慮學生的位置在哪裏?而更重要的是語言中心究竟怎樣設計課程?如何教導語言?教學者的目的是甚麼?初心又到底在哪裏?可否靜下心來想一想?!
2018/01/25 | 鄧小樺
將抗議學生停學,比粗口更羞辱浸大
我始終相信,學生表現不好需要教育,而校園明明就是進行教育的地方。把麻煩的學生摒諸校園之外,學校也等於自證教育失敗,有失於「有教無類」的理想。
2018/01/24 | 周雪君
調查指過半數家長認為港青道德水平下降 陸網民:缺乏洗腦的惡果
理工大學調查指,過半家長認為港青道德水平下降,有自我中心傾向。不少大陸網民關心港青議題,在社交平台引發不少討論。
2018/01/24 | 精選轉載
不如要求浸大學生識得跳拉丁舞
我認為大學畢業生應該懂普通話,但我反對大學要把懂普通話視為畢業要求。
2018/01/23 | 周雪君
浸大文學院副院長呼籲取消普通話試列畢業要求 涉事同學盡快道歉
浸會大學文學院副院長羅秉祥撰文,呼籲浸大取消普通話試列為畢業要求。他同時呼籲當日衝擊語文中心辦公室的同學,主動道歉。
2017/10/20 | 山地媽
就是因為怪獸才不選普教中
「由始至終沒有任何一份研究報告指普教中對以粵語為母語的兒童學習中文有利,它的禍害倒是紛紛被老師、家長和學生揭露出來了。」
2017/09/13 | Mayi
中文,即是什麼文?
對一個母語為廣東話的學童來說,粵教中學中國語文絕對高效而且之前一直行之有效。為何教育局偏要捨易取難?除了政治考慮,恕我想不出其他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