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0 | 陳娉婷
新疆變「監控圍城」:中共派一百萬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監察
新疆成了「監控圍城」,境內千萬名穆斯林的護照被沒收,中共派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12至65歲人民的指紋、血液樣本、DNA、聲紋、虹膜全被採集在案。
2018/10/11 | 羊正鈺
新疆公布新版《去極端化條例》:為再教育營立法,禁提「清真」或「回」字
今年8月,聯合國報告指出,中國約有100萬名維吾爾人被關押在「再教育營」,而新疆新修訂的法例等同將「再教育營」這類被國際社會批評有違人權的機構,正式寫入法律。
2018/09/10 | 陳娉婷
中共新疆「教育營」再傳死訊:懷孕婦女、兒童被拘禁,有穆斯林意圖自殺
中共任意拘押新疆穆斯林,把百萬人囚禁在「教育營」,包括兒童及懷孕婦女。面對侮辱對待、肆意虐打,有人神智失常,有人嘗試自殺,也有人健康惡化,患上惡疾而死。
2018/09/03 | 李秉芳
兩週前他是美國頂尖留學生,維吾爾青年一回國就成了「再教育」階下囚
與中國發展經濟夥伴關係,讓這些國家有口難言,不便對新疆局勢發表意見,身為一帶一路的夥伴國,埃及甚至曾協助中國打壓新疆的維吾爾族人。
2018/09/12 | 周雪君
美國或就新疆人權問題制裁中國 環時:中國強大,不怕
傳出華府考慮就新疆問題制裁中國,包括凍結中國相關官員在美國的資產及禁止入境。
2018/09/18 | 精選書摘
《納粹中國》:為什麼少數民族如此仇恨中共政府?
維吾爾人、藏人、西南或東北地區的少數民族,依舊被視為化外之地,需要被同化的「蠻夷」。這些少數民族地區被納入中國,並被龐大的「中國」二字含糊概括,但各自的文化、宗教和政治經濟權益都被侵蝕、箝制乃至逐漸消失。
2018/09/06 | 觀念座標
中國迫害的新疆:折磨是家常便飯,死亡是尋常事件
曾一度對少數民族寬容的中國共產黨,似乎正在用佔多數的漢族來重中新定義中國。它現在視異族為中國國家的威脅,因此地方的黨委書記如陳全國之流,才有膽將迫害維吾爾族群以及其文化,作為其施政目標。
2018/09/17 | 法夢
通緝習近平?國際刑法淺介
國際刑法是個確立國際規範的工具,把講個人刑責的法律伸展到國家層面,以維持和平。它雖然是獨立的法律工具,但亦與人權法及人道法交錯。
2018/10/17 | 李秉芳
新疆自治區主席稱有了「再教育營」後,當地「邪氣下降」未來充滿希望
新疆發布《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後,越來越多的維吾爾人被捕或拘押,新疆安全支出年增近倍,至人民幣579.5億元,新疆政府去年底宣布安全行動將進行5年,直至實現「全面穩定」。
「一帶一路」下的新疆城市近況:烏魯木齊與霍爾果斯
中國推動一帶一路不僅是要拓張國際市場,也是為了解決國內產能過剩的危機。我們實際到新疆地區觀察中國政府推動一帶一路的狀況,包含烏魯木齊與霍爾果斯。然而在烏魯木齊,隨處可見的不是強調貿易流通的標語,而是呼籲不同民族應齊心協力的宣傳口號。
【專訪】當我們對「新疆人」的認識只有標籤,那還談什麼國際觀?
如果我們的語言只有「標籤」,我們認識一個地方、人、事、物的開始或許是標籤,但想要真的理解就必須先放下標籤。
2018/08/19 | 周雪君
華爾街日報:新疆再教育營規模持續擴大 老弱婦孺都被關
華爾街日報報導,從衛星圖片可見,在新疆的再教育營規模持續擴大,自去年11月以來大了一倍。
2016/06/17 | Shih Yuan
新疆同化政策達高峰 中共廣邀少數民族於齋月飲宴吃喝
中共當局自2010年起,便公開頒布禁止在齋月期間封齋的命令,目的在於對信仰的徹底消除。北京認為,維族人的民族文化與宗教信仰,導致中央對維吾爾人的同化政策面臨阻礙,因此要採取壓制措施。
2018/08/14 | 周雪君
中國否認關百萬維吾爾人,稱少數罪犯接受「職業培訓和再教育」
中國否認在新疆自治區設大型「再教育營」,對百萬維吾爾族人進行洗腦,又說只有少數罪犯要接受「職業培訓和再教育」。
2018/07/10 | 余杰
官媒吹捧愛讀歷史的習近平,其實最愛扭曲歷史為己用
從習近平的言談中可以看出,中國近代史並非習近平的「清醒劑」,而是其「興奮劑」。習近平的伎倆跟當年的希特勒如出一轍,最後德國卻是給世界帶來莫大的浩劫。
2017/05/11 | Lo
新疆規模5.5地震 死傷30多人、受災人破萬、2,500間房屋倒塌
截至早上10:00,新疆當地已發生82次餘震,4.0至4.9級有1次,3.0至3.9級有2次。
2017/12/23 | Abby Huang
入油也要臉部掃描 新疆成為中國「人體採樣實驗場」?
中國當局近年來利用大數據全面監控新疆住民。而中國和外國人權運動分子認為,從新疆的監控情況,可以窺見未來全中國的監控形勢。
2018/03/08 | 觀念座標
來自公安的問候:「給我個人資料,不然每天找你住新疆的父母」
一位住在巴黎的維吾爾人表示:「我每天很早就起來禱告,然後打電話給我媽。每個在這裡的人都祈禱還可以聽到父母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