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17 | 李秉芳
教宗「硬起來」:百年來首位主教因性侵被開除「聖職」
因為性侵未成年人而名譽掃地的榮譽退休樞機主教麥卡里克,是目前爆發的天主教會性醜聞當中地位最高的,他所遭到的懲罰也被視為天主教會對神職人員最嚴厲的懲戒。
2019/02/07 | 李秉芳
教宗首度承認修女遭性侵犯:當性奴、強迫墮胎還要「保持緘默」
天主教教會長年由男性主導,性別不平等的情況存在已久,也是導致性虐和性侵頻傳的主因。教士不僅性侵修女,還會將她們當做女傭。
2019/01/31 | Abby Huang
堅持2327小時的「不斷電祈禱」實現了,荷蘭政府不遣返難民家庭
荷蘭嚴格的難民法這幾年一直飽受爭議,去年新選出的政府採取了更加強硬的做法,2017年的庇護申請,只有一半通過。
2018/12/25 | 讀者投書
你的上帝,由我定義:中共如何敵視與清洗基督徒?
作為一名生長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人,如果從來沒有接觸過福音資訊,你不會覺察到這樣的嚴密管控。但若你接觸過福音,甚至是一名基督徒,你才會發現這些控制的嚴重以及控制的無處不在。
2018/12/19 | 讀者投書
烏克蘭想推動教會獨立「去俄國化」,或造成更大爭端
烏克蘭的教會在被莫斯科支配上百年後,現任總統提出要「獨立」教會,但不僅立刻受到東正教主教的壓力,政客和主教人選的司馬昭之心也被提出檢討,大選前出現這種鬧劇佔據版面,人民的生計反而被忽略了。
2018/12/15 | Abby Huang
繼續禱告警察就不能進來:荷蘭教會馬拉松祝禱千二小時,保護難民家庭不被遣返
荷蘭嚴格的難民法這幾年一直飽受爭議,去年新選出的政府採取了更加強硬的做法,2017年的庇護申請,只有一半通過。
2018/12/11 | 精選書摘
《35個影響歷史的關鍵大事》:讓教宗權勢一落千丈的「十字軍東征」
波羅的海貿易、法蘭德斯地區的毛紡織業和商業,以及北海的鯡魚和鹽醃鯡魚貿易的興盛,使北歐的經濟大幅成長。北歐隨著經濟的成長,開始對以教宗和皇帝為中心的古老秩序產生不滿,逐漸生出自立的打算。
2018/11/25 | 李伊
如果你不懂同志的感受,請聽聽我的「蒙古排華」經驗
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但光是身為性少數,因為整個社會對他們充滿不容辯解的惡意和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砸到頭上,就讓他們必須對每個人掩藏自己的身份:愈看不出來他們真實的身份,他們就愈安全。
2018/09/23 | 李修慧
梵蒂岡宣布已與中國達成「歷史性」協議 台灣外交部:有事先知會
最新外電消息指稱,梵蒂岡剛剛主動宣布,梵蒂岡已與中國達成「歷史性的」主教任命協議。
2018/08/27 | Abby Huang
孩子出櫃怎麼辦?教宗方濟各:父母不要沈默以對,應該對話和理解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上周末前往愛爾蘭訪視,在返回梵蒂岡途中,談到同志父母應盡的責任。
2018/07/16 | chenglap
宗教存在的目的:用「神力」作為驅動人做事的理由
宗教就像是一種程式軟體,例如要教導人開水得煮熟喝或是上完廁所要洗手,用「神力」比從頭開始解數科學要快多了——但這樣的泡麵型教育,也絕不能當作正餐看待。
2017/08/16 | Alvin
荷蘭教堂告解室內拍色情片 警不檢控:褻瀆神靈不是罪
教堂祭司Jan van Noorwegen得知事件後,隨即舉行彌撒,對教堂被褻瀆尋求寬恕,並向警方投訴。
2017/06/22 | 精選書摘
《上帝創造性・慾》:聖經對同性戀行為的禁止,並非譴責兩個男人間的愛情
我們現今所了解的同性戀,在猶太教與基督教的思想中不存在。「同性」(homosexuel)這個用語出現在《提摩太前書》第一章第8到11節,事實上是個不正確的翻譯。本文帶讀者理解聖經世界裡如何看待同性戀。
2016/11/21 | TNL香港編輯
22年後,天主教會終為盧旺達大屠殺道歉:「我們沒有表現得像一家人,反而互相殺害」
天主教會一直不願承認有份參與1994年的盧旺達種族滅絕,直到22年後的今日方才為事件道歉。
我們喜歡信念相同的人,但「同一鼻孔出氣」也會帶來思考盲點
上天賦予了我們許多本能,這些本能都能幫助我們更快適應環境,尤其是困境。我們喜歡與相同信念、立場,有共同目標的人在一起,「我們是一國的」這種感覺真的讓人很有安全感。然而,這種「同一個鼻孔出氣」的感覺同時也帶來了一些思考上的盲點。
2016/05/06 | TNL香港編輯
聖公會不再支持崇基神學院 被指受政治因素影響
香港聖公會決定未來不再支持崇基神學院,該會表示過去二、三十年未有派人報讀,所謂支持早已名存實亡。但亦有人認為,這決定跟崇基神學院的政治立場有關。
2016/03/18 | TNL香港編輯
特朗普是耶穌、馬丁路德金和大衛王?看特朗普的基督教支持者
特朗普為何會得到福音派基督徒支持?甚至被比喻為耶穌、馬丁路德金和大衛王?美國基督徒群體面臨怎樣的分裂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