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民主政體的內部困難:由寬容悖論說起
若在多元寬容的社會當中出現了不寬容的人,我們還應否對他們寬容呢?把他們排除在寬容社會之外,繼而成為自己也成為不寬容之人?還是,不理會民主社會自我推翻的風險把他們納入其中?
2018/08/02 | 精選書摘
《哲學叩應》:霍布斯、洛克、盧梭談「我們究竟需要國家做什麼?」
德國兩大哲學博士攜手合作,精選18大哲學理論,以虛擬對話的方式,搭配德式幽默,呈現哲學迷人的一面。全書脈絡清晰,哲學推演嚴謹,適合初接觸哲學、欲理解偉大思想精髓的讀者。
後結構主義的無政府主義(一):無處不在的權力
後結構主義的政治反省與傳統無政府主義的核心想法一致,但前者怎樣理解權力、採用的研究方法、對主體的態度都與傳統無政府主義差別甚大。
愛國吧(上)︰我們應做世界公民?
從愛國主義者的眼中,那些賭上生命危險去拯救猶太人的行為或許不值得嘉許,因為自己國族的人理應才是要照顧的人。然而,對世界主義者來說,那些人卻是理想的世界公民。
洛克論自由主義、私有產權及階級社會
在Macpherson的對洛克的分析之下,我們也許得重新思考:馬克思也許是對的,社會主義需要消滅的,的確是私有產權本身,或者說是財富累積這個制度本身,其實也就是整個資本主義市場制度的根本所在。
2016/07/26 | 阿捷
自由主義源於「西方傳統」,其他國家不必接受? 我們可以這樣看「傳統」
人們很自然會質疑,自由主義民主是西方背景下的產物,對於具有不同歷史和現實的國家,這種政治哲學理論是否仍然有意義?哲學家Will Kymlicka點出了一個思考的方向。
2016/06/14 | 阿捷
有權利就有義務? 有貢獻才有權利? 我們不能把「權利」當成籌碼去交換
把權利與義務視為互惠關係,以為有權利就有義務,是曲解了權利的意思。我們可以透過法理學家及哲學家的分析,重新了解「權利」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