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6/04 | 李修慧
六四30年 中國官媒頭條全是「習近平指示垃圾分類」
在中國六四事件30週年,中國官媒的頭條卻一律是「習近平對垃圾分類工作的指示」。
2019/05/07 | TIME
我們有責任用香港有限的自由,以良知為六四事件發聲
耶魯大學歷史學助理教授何若書說,幾年前造訪紀念館時遇見的中國遊客令她感動不已:「其中一名男遊客告訴我們,他之所以會造訪是因為他認為他在家鄉無法得知任何關於天安門事件的事,因此當他來香港旅遊時便專程指定到紀念館來。」
2018/06/05 | 林彥邦
糾結的燭光晚會
過去數年的教訓已經足夠深刻,這種簡單標籤只會令分歧愈來愈大,傷口愈來愈深,不止維園燭光,整個民主運動亦然。
2018/05/30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
2017/06/10 | 灰記客
反駁練乙錚︰為何要支聯會只迎合港獨/本土派?
其實要切割也罷,停止悼念六四也罷,香港現在還算是自由多元,練乙錚不是說過香港「天下三分,各有各做」嗎?練先生究竟為何念念不忘要求支聯會改變來迎合港獨/本土派?
2017/06/05 | 王陽翎
其實,中大學生會的「三無」六四聲明也未夠心寒
中大學生會對六四發表聲明,問題在於哪裡?一切問題在於,以「組織單位」發聲明評論一件涉及人道錯誤,又影響深遠的歷史事件,而且不少受害人家屬仍在世上,組織對此進行一種公共層面的評價,當中涉及的理據強弱,就不能以個人層面看待。作者提出不同的思考角度分析問題所在。
2017/06/05 | 讀者投書
沒記憶的史殤︰一名九十後看八九六四
對六四的感情一代比一代淡薄是不能避免,集會人數只會一年比一年少,這是要留住記憶的人必須要思量的事︰要傳承的是感情,抑或是昇華過後、可以對抗時間洪流的教訓?
2017/06/04 | 林彥邦
曾經,六四是香港人良知的底線
你們做的事也許很傻、也許無用,但要說你們的事,與我無關,說身在自由土地上的我們,倦了累了忘了,抱歉,無論如何辦不到。
2016/06/08 | 林兆彬
守住六個足球場的六四維園基本盤 堅持下去才見到希望
「六個足球場」已經成為了維園燭光集會的基本盤,參與者對信念的堅持非常強烈,清楚知道自己為何會來到維園、知道悼念集會的意義。再多的批評聲音,也無法改變我們的信念。
2016/06/06 | 林彥邦
六四怎麼了?從雨傘運動後的絕望,化成否定一切的力量
當你持續地和愈來愈多的「過去」切割,你會發現你揮別的不獨是「老泛民」、「左膠」、「支聯會」,還包括很多他們擁抱的價值。
2016/06/06 | 半本 Semi-
除了舉起武器以外,請勿忘記——關於六四的偽二元對立
唯策略論肯定有它站得住腳的地方,我至少也曾是它的信徒,然而它始終忽略一個常識——人類不是機械,他們需要人性與力量,需要痛苦與歷史的力量。
2016/06/04 | 周雪君
支聯會:12.5萬人出席六四維園晚會
蔡子強:我希望香港年輕人,不要因為對抗爭的憤恨,而遺忘對蒼生的慈悲。劉銳紹:我不會悲觀失望,要令燭光一直延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