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1/02 | TIME
「#MeToo」拆穿美國偽善社會的認知失調
在自我沈浸的幻想中,「我不知道世界上還有這麼多的行業也充斥著性暴力」這種想法,就落在「那種人永遠不會進白宮」和「這不過是件芝麻蒜皮的小事」之間。
2017/10/18 | Abby Huang
美國女星發起「#MeToo」標籤運動 揭開上萬則不願訴說的故事
荷蘭一名20歲的女生諾雅對層出不窮的街頭性騷擾不勝其擾,想出了一個辦法將這些人通通抓住 — 她與這些人自拍合照,放到名為「親愛的調戲者們」(@dearcatcallers)的Instagram上。
2017/10/10 | 周雪君
美國法院判決一名強姦犯取得因姦成孕生下兒子的監護權
案件引發很大爭議,輿論認為法院的判決對受害人造成二度傷害。而這一切似乎又是現行機制造成的悲劇。
2017/09/26 | Alvin
印度女遭三男勒索性侵 法官指受害者「淫亂」
印度女性受性侵問題嚴重,更令人可怕的是,當地父權社會還會指控女受害人穿得太少、夜歸。即使外界愈來愈關注印度女性權益,但當地仍不時傳出性侵暴行,而受害者都要面對「羞辱被害人」的二次傷害。
2017/09/23 | 精選書摘
斯德哥爾摩症:把受害者忍受過的一切,輕易地用六個字帶過
「斯德哥爾摩症」這個標籤極具破壞性的理由在於:它把所有受害者忍受過的一切,好不容易才存活的過程輕易地用六個字帶過。它讓我經歷過的一切顯得無足輕重,簡約成:「你愛上了監禁你的犯人,因此你不想重獲自由。」亦或者,你笨到分辨不出什麼是虐待,什麼是愛。當初衍生出這項病症名稱的那次事件,人質的處境與我們全然不同。不過至今新聞、媒體及書籍上依然常見濫用,比比皆是。
2017/09/17 | 精選書摘
被綁架監禁前一刻,又硬又黏的松果象徵自由最後觸感
「不、不、不⋯⋯」我哭叫著,但我的聲音聽起來非常刺耳。這位陌生男子將我搬起來,塞到他車後座的地板上。我的腦子一片模糊,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我想回家,我想爬回我的床上,我想和我的小妹玩耍,我想要媽咪,我希望時間倒轉、讓一切重來。
2017/09/13 | 周雪君
西雅圖市長被指性侵5名男子,否認指控但辭職下台
Murray表示,自己在推動同性戀權益的政治立場令作成為政治上被針對的目標。
陪伴遭遇性侵的孩子(上):孩子可能受性侵時,父母該有的心理
為什麼孩子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我?當孩子可能是性侵受害者時,父母可以如何處理?作者將相關的資訊整理,期待能提供家長與相關專業人員一些知識上的協助。
2017/08/17 | 周雪君
印度10歲女童因姦成孕,誕下女嬰
案件轟動整個印度甚至世界,但受害女童的父母表示女兒至今都不知道真相。
2017/07/24 | 精選書摘
女人,你被侵犯跟穿什麼無關,卻在於關係裡的排序
要根治性侵和家暴,不是要把女人包得緊緊或關得死死的,不要忘了中東國家女人都包緊緊的,但那卻是性侵和家暴發生頻率最高的區域。要根治性侵和家暴,始於每當女人有情緒、要發聲時,她的情緒不容許被任何人打壓。要根治性侵和家暴,始於每個女人能夠分辨誰是狼、誰是人。要根治性侵和家暴,始於每個女人懂得如何調整自己在關係中的排序。
2017/07/04 | Kayue
報稱遭強姦反成疑犯 美大學生自殺父母控警方
上月《BuzzFeed》關於一宗強姦案的報道引起關注,甚至有美國眾議員在國會上講述此事。
2017/06/19 | 精選書摘
《最好別想起》小說選摘:性侵的可怕記憶被抹去後,她執意把這段駭人夢靨找回來
第一次聽說珍妮・克拉瑪的性侵案時,我無法判斷真實性有多少。案情是拼湊出來的,因為珍妮接受了那項能從腦中抹去最可怕創傷的療法。從腦中移除的記憶仍活在她的身體和心靈中,而我自認有義務將被奪走的記憶還給她。或許你認為我的想法非常奇怪,也違背本能,令你不安。
2017/05/31 | 李修慧
杜絕「買春旅遊」 澳洲擬不准兒童性侵犯出國
去年澳洲有近800名有兒童性侵案底的澳洲人到海外旅行,其中約半數前往東南亞。澳洲的戀童癖者一向有花少少錢去鄰近東南亞和太平洋島國渡假,侵犯在地兒童的惡名。
2017/05/28 | 李修慧
慰勞戒嚴區軍隊,杜特蒂:「每個士兵可以強暴三個人,算在我頭上」
這已不是杜特蒂首次拿強暴開玩笑,杜特蒂還是納卯市市長時,一名女傳教士入獄傳教,卻遭多名囚犯輪暴,當時杜特蒂便表示,「她這麼漂亮,至少也要市長先上啊!」
2017/05/25 | 長腿地瓜
【插畫】帶著恐懼跟小孩談性,只會將恐懼一併傳給孩子
最好的方式,便是家長必須克服自己對於性的恐懼,將「談性」的管道暢通,才能在孩子需要支援時,及時地給予協助。
2017/05/23 | 姜冠宇
不要嫌性教育早,因爲性侵者從來不會嫌你孩子小
預防下一個房思琪主要有兩個面向,一是預防性侵,二是預防性侵後自殺。
移開壓在女性身上的貞節牌坊:我害怕大家知道我被傷害了,卻沒有受傷
大多數的女性是透過偶像劇和言情小說去想像兩性關係,不幸的是,大多數的男性卻是透過A片和A漫去想像兩性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