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2/25 | TIME
女軍人為何在 #MeToo 浪潮中噤聲?
女性軍人為美國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但她們所面臨的更大威脅,反而是來自於同袍和一次又一次令他們失望的軍法系統,這兩者深刻地背叛了她們對於國家的付出和努力。
2017/12/06 | 周雪君
畫作被指有「性意味」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堅持不撤巴爾蒂斯作品
巴爾蒂斯的作品向來具爭議性,這次鬧出風波的是Thérèse Dreaming,有人發起網上聯署要求撤下,一星期內有近1萬人簽名。
2017/12/04 | 周雪君
麥明詩今早再發帖反擊「講性騷擾講到咁大件事」
麥明詩公開自己曾遭性侵,引發大批網民爭論,她今早再度發帖,解釋性侵與強姦之不同。
2017/12/03 | 周雪君
埃及律師:女人穿得暴露,強暴她是為國盡責 被判監3年
一名埃及律師表示,衣著暴露的女人,尤其是後面破爛的牛仔褲,好應該遭到性侵,因為她們不尊重自己。
2017/12/02 | Kayue
為甚麼我相信呂麗瑤,不相信陶傑
陶傑以戲謔貼文諷刺日前公開被性侵經歷的呂麗瑤,雖然內容同為指控被性侵,但兩者可信程度差天共地。
2017/12/01 | 精選轉載
所謂的才子,所作所為令人不齒
把性侵害作為嘲笑題材,任意揶揄取笑,就算呃到一千一萬個like,也只不過反映我們可悲的社會中,仍有很多無知及無恥的人。
2017/11/30 | Kayue
港隊跨欄好手呂麗瑤︰我曾被前教練性侵 我不感到羞愧
港隊成員呂麗瑤在Facebook公開近十年前被前教練性侵犯的經歷,呼籲其他有相似經歷者站出來。其母校發聲明表示,得悉事件後已停止該名外聘教練的工作。
2017/11/23 | 周雪君
美國前體操隊隊醫承認性侵多名少女,面臨至少25年監禁
多名指控者作供時說,她們是在醫療檢查時被納薩爾侵犯的,有些時候她們的父母還身在附近。
2017/11/22 | Abby Huang
給了員工「不想要」的擁抱 迪士尼創意總監道歉並請假6個月
除了性騷擾,彼思動畫也存在某種「男孩俱樂部」的文化,女性常常被輕視、因外表遭羞辱,甚至有時候,薪水還比男性員工低。
2017/11/13 | 周雪君
【圖輯】「#我也是」荷李活遊行 受害者:不再啞忍不再忽視
數百人出席荷李活#MeToo遊行,參加者表示,每一個溫斯坦其實是反映了在我們身邊數以百計的男人在做著同樣的事情。性侵/性騷擾不會再被忽視,每個標籤背後都有一個人做了勇敢的事。
2017/11/09 | 周雪君
印度性侵案受害者的惡夢:歧視、恐嚇、「兩隻手指檢查陰道」
5年前的印度巴士輪姦案轟動全球,印度政府誓要改革,可惜到今天,受害人的權益仍未得到保障。然而,印度婦女的權益意識卻顯著提高,這可能是改變的開始。
2017/11/07 | Kayue
麥高雲成《索女·喪屍·機關槍》主角,源於被列入「韋斯汀黑名單」?
近月傳出多年來屢次性侵的影業大亨韋斯汀,被指不單以保密協議禁止受害者發聲,更借自己在電影圈中的勢力封殺對方。
2017/11/02 | TIME
「#MeToo」拆穿美國偽善社會的認知失調
在自我沈浸的幻想中,「我不知道世界上還有這麼多的行業也充斥著性暴力」這種想法,就落在「那種人永遠不會進白宮」和「這不過是件芝麻蒜皮的小事」之間。
2017/10/18 | Abby Huang
美國女星發起「#MeToo」標籤運動 揭開上萬則不願訴說的故事
荷蘭一名20歲的女生諾雅對層出不窮的街頭性騷擾不勝其擾,想出了一個辦法將這些人通通抓住 — 她與這些人自拍合照,放到名為「親愛的調戲者們」(@dearcatcallers)的Instagram上。
2017/10/10 | 周雪君
美國法院判決一名強姦犯取得因姦成孕生下兒子的監護權
案件引發很大爭議,輿論認為法院的判決對受害人造成二度傷害。而這一切似乎又是現行機制造成的悲劇。
2017/09/26 | Alvin
印度女遭三男勒索性侵 法官指受害者「淫亂」
印度女性受性侵問題嚴重,更令人可怕的是,當地父權社會還會指控女受害人穿得太少、夜歸。即使外界愈來愈關注印度女性權益,但當地仍不時傳出性侵暴行,而受害者都要面對「羞辱被害人」的二次傷害。
2017/09/23 | 精選書摘
斯德哥爾摩症:把受害者忍受過的一切,輕易地用六個字帶過
「斯德哥爾摩症」這個標籤極具破壞性的理由在於:它把所有受害者忍受過的一切,好不容易才存活的過程輕易地用六個字帶過。它讓我經歷過的一切顯得無足輕重,簡約成:「你愛上了監禁你的犯人,因此你不想重獲自由。」亦或者,你笨到分辨不出什麼是虐待,什麼是愛。當初衍生出這項病症名稱的那次事件,人質的處境與我們全然不同。不過至今新聞、媒體及書籍上依然常見濫用,比比皆是。
2017/09/17 | 精選書摘
被綁架監禁前一刻,又硬又黏的松果象徵自由最後觸感
「不、不、不⋯⋯」我哭叫著,但我的聲音聽起來非常刺耳。這位陌生男子將我搬起來,塞到他車後座的地板上。我的腦子一片模糊,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我想回家,我想爬回我的床上,我想和我的小妹玩耍,我想要媽咪,我希望時間倒轉、讓一切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