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5 | 李秉芳
德國第一位跨性別議員「誕生」 保守派議長力挺:性格比性別更重要
甘瑟荷去年11月已經取得精神科醫生開立的證明,確認她是跨性別人士,根據德國法律,更改官方姓名和性別登記的要件之一是取得2位醫學專業人士開立的意見書。
2019/01/02 | 劉威良
身體解放:德國啤酒「芬蘭浴」給我的迷醉與勇氣
很多人到德國,知道要喝大杯豪邁的啤酒,但在德國的芬蘭浴也有啤酒可以享用,這樣的狂想,可能很少人知道。
2018/12/31 | 精選書摘
《符號的故事》:直到希特拉出現,「卍」才出現廣為人知的邪惡意義
卍字符經典的配色是延續至今日的典型日耳曼風格:白色代表民族主義、紅色代表新信條的社會層面、交叉的部分本身代表了奮鬥。
2018/12/31 | 周雪君
默克爾:2019年德國在國際社會要有更大的擔當
默克爾說,氣候變化、移民以至恐怖主義等問題,不可能憑一國之力解決,德國將更積極推動各國合作解決共同面對的問題。
德國給新疆維族難民「遣返禁止令」,以防「送出去就救不回來」
對新疆維族發出的禁令,則是因為新疆「再教育營」的危險情況是針對少數民族的迫害,侵犯維族申請者生命權、身體權與人身自由之侵犯程度已經符合「對於特定人的具體危險」的條件。
2018/12/20 | 周雪君
德國明鏡周刊調查報導記者承認多年來大規模編造假新聞
明鏡周刊一名記者兼編輯承認多次編造故事、虛構對話。由於他曾是自由撰稿人,事件可能影響其他傳媒機構。
2018/12/11 | 劉威良
沒有畫家的畫作:凝視納粹過往,是一場加害者與被害者的對話
李希特在受訪時說,這些被害者與加害者的畫,對他來說其實是某種型式的對話。在同一個時代中一方是加害者,一方是受害者,他們都曾真實存在過。他希望透過他的畫作給他們之間有意象上的對話。
2018/12/11 | 李修慧
匈牙利「奴隸法」:每年加班400小時竟合法,上萬名勞工上街頭
匈牙利基本薪資過低,迫使許多勞工接受加班,匈牙利鋼鐵勞動工會就表示,為了加班,很多勞工「沒有娛樂時間,沒有時間陪伴家人,沒有時間進行稍微放鬆。」
2018/12/03 | Project Syndicate
政治比物理更難懂,但絕不能低估從政的物理學家默克爾
鑒於她已經宣佈隱退,一些人已經將默克爾視為只配在政治訃告中討論其遺產的「跛腳鴨」。然而現在致悼詞還為時過早: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她的歐洲遺產還在構建之中。
2018/11/26 | 王陽翎
英國已失去理想?不只放棄香港,也背棄了世界:脫歐之後
文翠珊脫歐方案順利獲歐盟一致通過,然而英國未來還要面對相當多挑戰,離開歐盟只是中途站,到底戰後數十年,英國有哪些榮辱得失值得我們一再思量?作者就此加以分享。
2018/11/22 | TIME
默克爾意識到德國需要新血,寧願優雅離去而非被迫下台
作為一名前科學家,梅克爾在35歲時進入政界,並一直在尋求著務實的政治解決方案。所以她現在正仔細規劃著她的退場。
2018/11/15 | 黎蝸藤
中國對一戰貢獻少又佔便宜,才是「國恥教育」背後的真相
既然一戰和中國沒有太大關係,勞工貢獻確實「拿不出手」;中國既在一戰中佔了便宜,又要宣傳自己受辱;又有否定北洋軍閥的必要,於是對一戰歷史不熱情,囫圇吞棗也就不奇怪了。
嚴苛環境生出珍釀:「冰酒」的知名產區與餐點配搭
在葡萄酒的世界中,總是有許多在一連串極小的機率中出現,「偶然」之下的奇蹟。在甜酒的世界中,有別於貴腐酒在完美與腐壞那一線之隔的剎那美好,也有一個在同樣是在嚴苛的環境下,發展出其極限之甜,與獨特風味的產物——那就是冰酒(Icewine,或Eiswein)。
2018/10/30 | 羅元祺
默克爾不再選黨魁是回應民怨,還是另有盤算?
「一山不容二虎」,黨內有黨魁主導、黨外有總理領導,兩顆太陽並存於執政黨內,本來就容易發生意見衝突,所以默克爾主張的總理兼黨魁有其道理。但默克爾如此自廢武功是註定要跛腳了嗎?其實未必。
2018/10/30 | 李修慧
當家13年的默克爾即將「下台」,只因二場德國地方議會選舉
默克爾所屬政黨和他的友黨在巴伐利亞邦和黑森邦的地方議會選舉失利,選舉隔天,梅克爾便宣布,將不再尋求連任黨魁,2021年也不會再連任總理。
2018/10/26 | 劉威良
德國學生也有升學壓力,但12歲就開始實習探索未來
我幫忙跑腿去找實習機會,想說12歲的孩子,應該不懂要去哪問,但我吃了幾次閉門羹而暫緩幫忙。後來我才知道,我的暫時被動等待其實對孩童的獨立培養非常重要。
2018/10/18 | 劉威良
智商130的中國男童,到了德國小學為何變得沉默不語?
母親詢問他們在學校怎麼不說德語,他們倆都低頭無言。妹妹本來抬頭開心的笑,馬上化為低頭喪氣,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我不會,看不懂」哥哥則是跑到房裡,不想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