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1 | 林兆彬
《我的破嗝Miss》與《起跑線》——教育仍能促進社會流動嗎?
《我的破嗝Miss》與《起跑線》同樣是關於印度教育的電影,同樣引起了廣大觀眾的共鳴,引發觀眾反思,教育的意義及其與社會的關係。
2018/11/06 | 影迷大宅門
《屍殺片場》打破(及打不破)的幕前與幕後
藉著角色亂入,《屍殺片場》以一種捉弄的態度來戳破觀眾先前對這部片的想像。
2018/10/28 | 林兆彬
《在咖啡冷掉之前》改變心態,就能改變未來
電影改編自在日本大賣80萬冊的小說作品《在咖啡冷掉之前》和《在謊言拆穿之前》,部分時空穿越的規則和人物設定都與原著小說不同,電影改動得合理,不失為一齣感人治癒的小品。
2018/10/24 | 林兆彬
《翠絲》做回自己的幸福
《翠絲》由鮮浪潮大獎及最佳導演得主李駿碩首次執導,是香港首齣以跨性別人士為主題的長篇劇情電影,所以有「港版丹麥女孩」之稱。
2018/10/21 | 蕭雲
我係為左睇明黑格爾先去睇《非同凡響》
珈朗還手錶給「OK 姐姐」的一幕,作者滿腦都是黑格爾,看畢電影就跑去重讀了史蒂芬平克和納思邦的書,其結論是「道德是理性和情感的契合。終須要訴諸感情,喚起共鳴。」
2018/10/20 | 傅紀鋼
《阿飛正傳》:華人文青熱愛的王家衛,為何受到不少影評人批評?
王家衛跟張藝謀、侯孝賢、楊德昌一樣,是最被華語圈討論的華人導演。但有別於其他人大多是褒多於貶,王家衛卻是個十足的爭議人物。這與他的電影語言背離華人文化圈的喜好有關。
2018/10/09 | 林兆彬
《少年法.內情》兩個信仰崩潰的人
這是一齣拍攝得十分含蓄平實、同時又具感染力的小品電影。故事簡單,沒有什麼多線發展的張力劇情,但仍然拍得十分精彩,演員的表現和劇本都是功臣。
2018/10/03 | 史丹福
《詭修女》捉到鹿唔識脫角
今次的《詭修女》故事先天上很吸引,但總有「捉到鹿唔識脫角」的感覺,令電影未發揮到它應有的驚嚇感。
2018/09/27 | 傅紀鋼
《洛奇》系列電影(上):「內心的野獸」與生命課題──洛奇為何而戰?
為何談第六集洛奇之前要前五集主要劇情?因為洛奇六是一部劇情非常簡單的電影,必須要從這五集的脈絡中去尋得蛛絲馬跡,才能看出洛奇六的精髓。如果單純地談,便會覺得這是一部四平八穩且劇情有點牽強的電影。
2018/09/07 | 梁安琦
1960年代的日式青春:《啊,荒野》的完美在於不完美
岸善幸執導的《啊,荒野》改編自寺山修司長篇小說,分成上下篇:「上篇」為兩個本來如爛泥般的主角建立起生存目標,完結在最血脈沸騰的一刻;「下篇」把前半部建立起來的激情一層一層剝掉、撕碎,一切歸於虛空。
2018/08/30 | 傅紀鋼
《挑戰者一號》:再度凸顯史匹堡缺乏藝術深度的窘境
史提芬・史匹堡早就是影史大師,而他的電影向來被認為是老少咸宜、娛樂度極高的經典,尤其是奪寶奇兵系列。但他最為人所詬病的,也就是電影無深度可言。從科技到冒險奇幻,所有可深度探討人性與哲學議題的部分,均付之闕如。
2018/08/25 | 讀者投書
《Blade Runner》的前生今世:紀念小說出版50週年
「銀翼殺手」三部作品組合在一起就構成了一部偉大的經典。小說提出了許多極具前瞻性的提問、《2020》創造了黑色科幻世界、而《銀翼殺手2049》各方面都十分優秀的電影。今年是《機器人會不會夢見機器羊》出版的第50年,其影響力依然歷久不衰。
2018/07/16 | 半個比爾
《後來的我們》:沒有你的世界,黯然失色
「緣分這事,能不負對方就好,想不負此生真的很難。」因為車票而開始的緣分,最後卻停留在除夕煙火綻放的街頭⋯自己已經努力變成對方想要的樣子,最後卻徒勞無功,眼睜睜看著兩人的羈絆就此畫下句點。
2018/07/05 | 林兆彬
《去年冬天、與你分手》——誰才是怪物?
日本電影《去年冬天、與你分手》雖然稱不上「超級精彩」,但也是一套合格以上的懸疑作品。
2018/06/13 | 影迷大宅門
續作會找到出路:《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
巨大腕龍抬起上半身的最後剪影,就是牠在25年前的《侏羅紀公園》中,率先震撼所有觀眾的姿態⋯以恐龍觸動觀眾情感確實是這一集的走向,隨著這經典身影的退場,《侏羅紀世界:迷失國度》也總算告別了上一代,開始走出自己的方向。
2018/06/04 | 傅紀鋼
《盧根》:垂暮英雄如何面對整個族群的衰落?
本片以細膩的真實化描寫,捨棄了超級英雄神話般的日常生活,以美國中老年人在社會無所適從的處境來敘說。片中從美國邊境的風景到毫無美感的生活情境,帶出金剛郎的死氣沉沉,與變種人被排擠到無路可走的窘境。
2018/05/22 | 讀者投書
觀影筆記:《一念無明》的怒
無論《一念無明》拍的醫生還是教友,電影都呈現出他們著實於眼前一環,提供「患者」入院和發洩兩項務實的解決方法。在這些機構的邏輯之中,認為所提供的選擇都是對主角黃世東有益,他可以選擇返回病院生活,也可以加入教友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