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4 | 精選書摘
「講故事的人」——張愛玲早期小說的記憶轉化
要判別張愛玲早期小說是否具有講故事式的傳統敘事特質,除了要找出「講故事的人」這個敘述者有否出場以外,亦可憑著文本中「講故事的人」的聲音是否明顯去決定。
2018/11/14 | 精選書摘
他者的形象——張愛玲早期小說對香港的「觀看」
香港之所以在張愛玲的小說中以一個「他者」的形象出現,其實是張愛玲借用了一種「洋人看京戲」的眼光,亦即類似殖民主義文學中常用的「殖民者凝視」(colonial gaze)去建構出來。
2018/06/20 | 精選轉載
為何張愛玲不能被視為「中國作家」?
說自己是張愛玲迷,一度是非常時髦的事情。但張迷們或許不願意接受這樣的觀點——「張愛玲真實的政治身份,其實是中國(北洋)難民裔大英帝國臣民和上海自由市市民。」也即是說,她並不能被視為中國作家。
2018/06/17 | 林澤民
鏡子、玻璃、鑽石:閃爍不定的微光,對照張愛玲世界的黑暗
這些微光,與其說呈現光明,不如說是對照出張愛玲世界的黑暗,以及光明之微弱、不定、和易滅。這樣的形式安排,為故事帶來一種氣氛,在讀者心中則造成一種不平衡甚至不安的感覺。這完全是德國表現主義的手法,在好萊塢黑色電影(film noir)中常見的。
2018/01/08 | 精選書摘
張愛玲的茶裡人生:為白流蘇留住陪她喝茶的男人
《紅樓夢》中,妙玉出場論茶,那些錦衣玉食的公子小姐一下就懵了。張愛玲也論茶,只是更加隱晦。譬如園林中的借景,看起來宜人,卻隱藏了太多需要解讀的密碼。
2017/07/16 | 陳娉婷
《明月幾時有》紅色合拍片下的港式變奏:許鞍華沒有忘記香港
許鞍華從沒忘記香港人的身分。當內地發行商把《明月幾時有》包裝成慶祝香港回歸20年的電影時,導演已如劇中的女特務角色般,暗暗地偷渡了一些香港獨有的全民抗爭精神、有別於中國抗日論述的小城史觀入戲。
2017/06/30 | 精選書摘
王安憶看張愛玲的文藝觀:無論怎樣抽離和「五四」的關係,她還是時代中人
張愛玲小說寫的多是小市民,即不在知識分子以為有啟蒙價值的範圍裏,也不在左翼文藝歌頌的群體,是被擯棄的人生,但在張愛玲,卻是在「成千上萬的人死去,成千上萬的人痛苦着」的「成千上萬的人」裏,以平等的原則,不也是「五四」的民主科學精神?
2015/12/17 | 周雪君
《他們在島嶼寫作》:劉以鬯在文壇的單打獨鬥與香港文學前路
香港文學是一隻被嚴重低估的股票,但它是有價值的,只是大家不識貨。王家衛就是受劉以鬯的影響,拍了《花樣年華》,然後去了康城大放異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