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死刑問與答——專訪亞洲反死刑網絡主席
有些國家會用死刑解決毒品問題,但死刑不僅無助解決毒品問題,反而造成司法不公和冤案。
死刑與人權
聯合國認為死刑不但違反生命權,亦可能錯殺無辜,造成不可挽回的錯誤,並且無證據證明死刑有效阻嚇罪行,因而倡議全面廢除死刑。
2017/07/07 | 讀者投書
誰能定人生死?我並非反對死刑本身,而是死刑的審判
這裡必須明確說明,我質疑的不是審判程序的公正與否,而是究竟誰有這個權力主持死刑的審判;或者是說,誰才夠格判人生死?既然公眾意志是不可行的,受過專業司法訓練的法官們有這個資格嗎?   
2017/05/08 | 精選書摘
當摯愛的人被殺,你會選擇「合法的」以牙還牙嗎?
如果社會上有一部可以允許執刑人對加害者施加與其被害者犯行完全相同的作為,並受合法保障的「復仇法」,會發生什麼事情?「復仇法」是一部虛構的小說,但五個中篇故事都會讓人忍不住一直反思,也會讓人討論:如果有機會,你會想要親手復仇嗎?
2016/04/16 | 精選轉載
戰爭後也要重回談判桌,因為「暴力」只是逼大家冷靜的手段
暴力的最大規模是「戰爭」,打贏後,最後還是要用講的,不是嗎?打,只是因為在當下不得不打,為了讓你願意跟我好好用談的。
以殺戮對付殺戮:當政權借反恐之名對付異見者…
不少國家以死刑對付恐怖主義、危害國家安全等威脅,但除了冤案、誤判等問題外,也可能會被極權政府用來對付異見者。
死刑,是打擊犯罪的靈丹?
1990年代初的香港,以重型武器行劫的案件十分猖獗,當時香港已停止執行死刑多時,這些案件掀起社會熱烈討論應否恢復執行死刑。
2016/04/04 | 林兆彬
《S-最後的警官》:犯罪者也有人權嗎?
每次發生這類隨機砍殺的事件,都是對社會文明程度的考驗。犯罪者的基本人權受損,是對文明社會的一種恥辱。2014年的冬季日劇《S-最後的警官》,故事十分有意思,能讓觀眾反思犯罪者的人權。
2016/03/30 | 精選轉載
【插畫】過了500年,人們還是用二分法在獵巫
過了500年,人們的想法還是沒變:「跟我不一樣的人,就是壞人。」但,這是你所想像的美好社會嗎?
死刑七問:你所不知道的最新全球死刑發展
死刑不是有效減少犯罪嗎?暫時未有研究指出死刑有獨特的因素有效阻止罪行的發生,亦有研究顯示,死刑與兇殺案多寡無直接原因。
2015/09/16 | 精選書摘
北野武:往後死刑肯定會愈來愈安逸,這對想死的人來說簡直求之不得
死刑要成為極刑必須符合一個前提,那就是:「人類最害怕的就是死亡,死亡是人生中最恐怖的事件。」當全世界的人都這麼想,死亡才會成為極刑。 但是現在這個前提已經崩潰,我覺得愈來愈多人根本搞不清楚活著有沒有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