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語言死了,還救得回來?以愛爾蘭語及希伯來語為例
許多國家是多語言社會,各種語言的使用者居住在一起;或者,一個人在不同時候可能使用不同語言,在社會發展的過程中,不免有些語言勢力單薄,最後死去。我們不禁想,要是語言死了,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救回來嗎?
為什麼「費奧多爾・米哈伊洛維奇・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名字會這麼長?
語言和語言的接觸是非常複雜的過程,加上語言是一定會變化的(所以,千萬不要相信什麼台語/客家話/粵語就是古漢語之類的都市傳說)。還好因為語言的變化會呈現出系統性的遷移,因此我們還是可以一定程度的科學重建。